dug89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官企 起點-第226章 接招鑒賞-z3jo9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陈钢当上消防兵后,有同学说,当这个兵,退伍后能做什么。
当时,他也说不清楚,退伍后能做什么。
果然,分到了远程公司,消防兵学到的本事,派不上用场。大有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叹而且失落。
没想到,现在,以为没用处的本事,又要捡起来。他又要当一回教官。听花可南的意思,只要把这些人训练好了,他还可能去到保卫部,甚至有可能当上经济民警队的头。
哈哈,这次机关分流下来这么一大批人,听说,有近四百人吧。
可他极有可能进机关。这就牛了。
分流下来那么多人,却让他一个人进机关。逆流而上。到时,会不会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哈哈。有本事的人,就是厉害。
这个时候,陈钢好想放声高歌一曲。
这批分流人员,最后还没有去向的,全部到消防人员训练班。
已经签约暂时不选择工作,在家中呆着的人员除外。
这样,也就巧了。分流人员中,有九个人,参加消防训练。
这九个人不免要惊叹,怎么这样的巧,不多不少,不高不矮,就他们九个人。
有意的吧?
远峰不是答应过,考虑他们的诉求,而且要开会研究。到底开了什么会,怎么把他们九个人弄到消防队来。
连强问何义宏,“这是怎么弄的?”
“还用问吗?远峰那小子坑了我们。”
“不行。我们应该去问问远峰。这样做,什么意思?”
两个人这就结伴来到远峰的办公室。
“远总。你什么意思?怎么把我们弄到了消防队去,搞什么演练。”
远峰哦了一声,说:“你们的事,研究过了。花总全权负责处理你们的事。”
“你是说,你不管我们的事了?”
“管。当然要管。我和花总有分工。我目前主要管分流人员的创业项目。花总负责生产,包括消防。还有就是机关。”
“我们九个人,也是分流人员。”
远峰说:“是这样的,分流人员中,除了你们九个,其他人都有了去向。你们九个,暂时没有地方去,就先到消防队。这次的消防队人员,我听花总告诉,全部是机关人员吧。”
“……”连强和何义宏对视了。他们回想了名单,可不是,除了他们九个人外,另外七个人全部是机关的人。
远程公司的消防队,组成人员,有机关人员,有分厂人员。编制为业余性质,一个中队,五个班。这个中队可是够加强的了。机关人员为一个班,各分厂人员为四个班。每个班十个人。
在这次分流时,就有规定,所有分流人员,可以拿三个月的足额工资。但前提是,必须服从公司组织的活动。
在这个规定下,何义宏和连强他们九个人,也就没有瓜皮可啃,乖乖地参加演练。
好在,有机关里七个人作陪。
按说,为什么机关这七个人要作陪。问题在这次机关机构大调整,原先在编的十名义务消防队员,有七名进入分流人员名单。而这七人,又都有了新的就业方向。
按消防规定,业余消防队的建制必须存在。为了满额,只得从留下来继续在机关工作的人员中挑选七个人补充。
这样,参加演练的一共有十六人。
陈钢担任教官。
花可南与陈钢谈话,用了封官许愿的一招,只要训练出成绩,他离开车间,可以担任经济民警队的副队长。
“只是,你现在肩负的担子不轻。这批参训的人中,有两个人不怎么听话。”
“放心。保证。不听话的,我有办法对付。”
“什么办法?”
“拳脚下出孝子。”
花可南有了醉酒的感觉,头晕。陈钢知道孝子这一说。不知道他的父母,认可不认可他这个孝子。
花可南摇头,说:“我可是要提醒你。用拳脚管理人,不可以。我们要以理服人。懂吗?”
“行。我会以理服人的。”
“好。我相信你。你现在虽然在当教官,是为下一步当领导热身,懂吗?”
陈钢双脚的脚跟一并,啪地一声响,并铿锵出声,“首长。我明白了。”
花可南也是当过兵的人,虽然,只当了两年,现在看见面前这个人的举止,就又想到了曾经的激情岁月。
这支参训的队伍报名后就集中了,开始集训。
先是点名。
点名之后,陈钢知道哪两个是难管理的人,他对上了号。因为,花可南有特别交待,说要好好管这两个人。
“你,叫什么名字?”陈钢手指点了何义宏。
何义宏不屑的眼神,反问:“你刚才不是点名了吗?”
陈钢说:“我没有好记性。”
“那,当什么教官。”
“当教官,凭的不是记性力,是其它方面的能力。”
“是教我们怎样喷水吗?这个,不用教。我会。就跟开水龙头一样。”
听何义宏这多的废话,而且有那么点油嘴滑舌,陈钢心中不爽。但他还是忍住。因为,花可南的话在耳边,要以理服人。
陈钢用了淡淡的口气,“不是喷水能力,是其它方面的能力。”
有人知道陈钢是摔跤王。其实,何义宏和连强也知道,平时,他俩都属于闲着没事,喜欢听八卦的人。
摔跤王,总不至于用在消防演练上吧。
再说,摔跤再厉害,只能一对一吧,两个人一块上,陈钢肯定没治。
这时,何义宏用胳膊肘触碰到身边的连强。
因为这才集中,还没有编排站立的序列号。所以呢,这两个惺惺相惜的人就临时站成了左右手。
连强这就感觉到了,何义宏要他发话。
“其它方面的能力,是哪方面?”连强问出这话时,因为脚下已经颠起来,脑袋也跟着像不倒翁似的不停的点着。
“摔跤呗。”何义宏跟上一句阴阳怪气。
这才集中,要是这个时候,不刹一刹这两个人的锐气,接下来的训练,还怎么进行?
陈钢这就要给两个人一个下马威了。
“不服气,是吧?”陈钢鼻腔出气,哼了一声,又说:“不服气,出列。”
“出列就出列。谁怕谁。”何义宏的胳膊肘又触碰到连强。
何义宏的意思,现在要是不把陈钢的威风杀下去,接下来的训练,他俩没有好日子过。
连强与何义宏配合,倒是默契。
两个人出列。
另外十四个人左右看了,面面相觑。
显然,这就是刺猬头对刺猬头了。而且,是一对二。
有戏好看了。大家也就热闹不嫌事大,嘻嘻哈哈,声音不大,却都语句中带着激将。
“单挑。”
玉堂 金 閨
“单挑没意思。一对二,才叫牛。”
“一对二,不好吧。这是明显欺侮人。”
陈钢做了一个手势,是让面前的两个人同时上。
连强和何义宏对视了一眼分开到一左一右,又交换了眼神,同时起步,冲向陈钢。
结果,两个人与陈钢对上后,陈钢没有按牌理出牌。何义宏和连强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摔倒的,不是被摔,而是被击倒。
“不服气,起来,再战。”陈钢双手抱怀里。他是一副皮蛋轻松。
何义宏和连强从地面上爬起来,对视,再次约定,对陈钢来了个疯狂袭击。
不曾想,这两个人都没有看见对方招,双双来了个猪拱地。
看热闹的另外十四个人,可是乐了。一阵闹哄哄的笑声。
陈钢也跟着笑了,头昂得更高,说:“给你俩交个底,在消防部队大比武中,我的散打,拿了一个第二名。”
啊?
啊!
没听说啊。只知道陈钢是个摔跤王,却不曾想,这家伙留了一手,竟然还是个散打王。
陈钢提高嗓音,“你俩,赶紧爬起来,归队。”
何义宏爬起来后,顺口就来了一句,“你他麻的。”
陈钢的听觉很好,反应极快,“是叫何义宏吧。你刚才嘀咕什么?”
“我……”何义宏想说:“日鬼了。我小嘀咕,他听见了。”
“再重复一遍。”陈钢还就刚住了,追问。
何义宏看其他人在瞅着,也就不认怂,说:“我骂人了,怎的?”
“怎的。你他麻的。有人生,没人教。还是不是个人。”
何义宏不干了,向前两步,钢气道:“你骂我。”
“对的。我骂了你。因为,你刚才先骂了我。”
“你是教官,不可以骂人。”
“我这个教官,可以骂人。因为,我是临时的。这个活完了,我回去,还是工人。”
何义宏一听,这回完了。这个教官,就是个无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