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5t72优美小說 萬族之劫 愛下-第885章 死靈地獄(求訂閱)鑒賞-pncwe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万族之劫
三大强者降服。
然而,苏宇碍于自己之前的决定,此刻,除了剑空能执掌剑道,黑龙和雪莲这两位来自禁地的22道强者,只能融入其他人。
曲,也顺理成章,和裳一起跨入了20道。
羡慕的刀主他们都想哭!
凭啥!
他们也很想迅速进步,可刀主弄了好些天,也才进入了18道,至于雪龙,到现在也只是17道。
不羡慕都不行!
……
此刻,融入天地,执掌剑道的剑空,实力倒是没下滑,随着苏宇进入29道,剑空融入后,居然还保持住了全部实力,也成了苏宇目前麾下第一强者,22道。
日月若是没被镇压,那也能恢复到22道之力。
这时候的剑空,显得有些纠结。。
他是降了,可他父亲呢?
剑空忍不住道:“黑……劫主,我父不可能会降的,他是山主最信任的人,而且实力强大,他不会自降实力,降服劫主的!”
其他人投降,那是因为大多都是散修。
而剑空他们投降,一方面是生命的威胁,一方面是机会还是有的。
可剑尊投降苏宇……有好处吗?
没有!
起码目前一点都没有,不但如此,实力还会下滑许多。
就算剑空将大道之力让给了他父亲,他父亲也无法恢复到巅峰期实力。
又不能恢复,还背叛了最信任他的天穹之主,剑空纠结道:“所以我父若是真来了,更大的可能,只会和劫主死战到底!”
剑修,脾气还是很火爆的!
剑尊实力又强,凭啥投靠苏宇?
犹豫了一下,剑空还是道:“而且我父实力强大……”
换句话说,你未必打得过啊!
是的,剑尊很强的!
苏宇微微点头:“我见过一次,大概在28道到29道之间,应该没到30道之力。”
也就是和他现在相当。
可是……
苏宇眯着眼笑道:“黑龙和雪莲不说,你也不算,那不还是有18位吗?”
18位一等!
联手之下,加上苏宇,你剑尊也得跪!
32道之前,一等强者当然有差距。
可这样的差距,是可以弥补的,人海战术!
32道之后,那实力差距就很大了。
其实也不是无法用人海战术,可这样的存在,很难杀死,纳道入体,道在人在。
拐个王爷做夫君
逃跑起来,你很难追到。
追到了,对方化为大道本质,你没对应的办法,也很难杀死对方。
剑空微微变色。
也是!
苏宇这边并非他一人,而是很多人。
一等的不说,二等的现在都快近百了!
还有大量的规则之主,整个天地中,此刻强者,达到了规则之主层次的,哪怕去掉了一些融道同道的强者,现在整体也超过300人了!
这还是有不少人,选择了融道同道。
苏宇天地,此地只有720道,不过有些大道,算是相对生僻,修炼的人不多,目前还没找到执掌者。
300位强者!
剑尊不跪都不行!
苏宇又笑道:“对了,一直说禁地强大,我很好奇,禁地到底多强?”
除了禁地之主,除了那些堂主、索魂使之类的,对于禁地实力,苏宇还真不是太清楚,其实其他人也不清楚,包括曲这样的人物,都不是太了解。
因为大家派系不同,在禁地,也很少会和其他派系交流。
主要还是地位不够高!
而剑空不同,他父亲可是兵堂首座,严格来说,都是天穹山第二人了!
听到苏宇问话,而且看的还是自己。
剑空迟疑了一下,一声叹息,如今,他这命运都和苏宇纠缠到了一起,有些事,瞒着也没用。
剑空开口道:“天穹山算是强大的禁地,总共有八堂,分别为兵、术、探、辅、巡空、御兽、破击、内务八堂,设八堂首座!”
此话一出,不止苏宇意外,连远处黑龙都意外:“天穹山什么时候有八堂?不就四大堂吗?”
剑空有些蔑视,淡淡道:“后四堂,很少活跃罢了!但是战力也不差!”
他懒得多说,再次道:“兵堂最强,据我所知,兵堂光是16道之上,就有9位!”
但是现在……就剩下6位了。
无他,他和另外两位被俘了!
当然,这不算首座。
“兵堂是最强的,其他八堂,要稍微差一些,但是算下来,16道之上,恐怕也有50位了!”
苏宇吸气:“这么多?”
有这么多吗?
虽说他现在也见的不少,可这么多一等,还是出乎预料。
整个禁断峡谷,一等境,算上被杀被俘的,不算外来散修,其实也就20位不到。
天穹山哪来的这么多强者?
剑空自傲道:“劫主,天穹山第一禁地之名,也不是吹嘘出来的!你问问黑龙他们,天穹山强者,应该算是最多的,至于死灵地狱,据我所知,四大帝麾下,16道之上,不会超过30位!”
黑龙没吭声。
等苏宇看去,他见苏宇看来,闷闷道:“是这样!冥土大帝是东方帝尊,实力最强,但是冥土帝尊麾下,16道之上也不过6位!”
说着,有些恼怒地看着曲,闷闷道:“现在……还剩三位!”
至于剩下的?
废话,他和曲还有另外一位都被俘虏了,当然没了。
雪莲不需要苏宇问,有些颓然道:“落魂谷和死灵地狱差不多,现在的话……落魂谷也少了3位!”
其他地方也不少,一大禁地都有接近30位一等,可怕的吓人。
可是,也没天穹山多。
两大禁地加在一起,大概才和天穹山差不多,难怪天穹山底气十足!
苏宇有些好奇:“天穹山这么强,一天到晚盯着人皇做什么?”
那个天穹山主,闲着没事干了是吧?
“山主被人皇羞辱过,一直记着!”
剑空解释道:“当年人皇在万界钓我们附近的散修,整个西边区域的强者,几乎被他钓完了,那时候天穹山其实还不在现在的位置,更西边一些,靠近天门那边!”
“那时候,禁断峡谷比现在要大许多的!”
他解释道:“结果,整个西边,甚至相当于现在整个禁断峡谷这么大的区域,被他钓完了,死了无数强者!后来,被山主发现了,人皇还出声挑衅,猖狂不可一世!到了后期,更是直接要降临天门,后来和山主一战,山主击溃了人皇投影……这才有了现在死盯着对方的事情。”
苏宇暗暗失笑,人皇当年这么猖狂的吗?
也是,实力强大无比,又没和禁地之主交手过,人皇看起来和善,骨子里还是霸道的,他连三门都想镇压,还怕这些禁地之主?
结果却是吃了亏,也惹急了天穹山主。
苏宇想了想,忽然道:“那这么多16道,也太多了,散修中的16道以上强者不少,可整个禁断峡谷,甚至包括外围,都被我引诱来了一大批……一家禁地,比整个散修还强吗?”
剑空摇头道:“也不是这样的,散修中,一些强大的,其实也被吸引进入了禁地,如今的一些散修,其实都是当年挑选剩下的。”
他又道:“而且,禁地中的16道以上,一部分都是传承下来的!”
苏宇挑眉:“传承下来的?”
“是,子承父业!”
剑空解释道:“比如我现在,是22道剑修,我父和我虽不是同一条大道,但是大类一致!一旦我父觉得大限将至,就会将剑道感悟传承给我,最后时刻,帮我融合他的剑道!”
“如此一来,禁地强者多,其实也不是一代人的积累,而是无数代的人,不断积累,大道传承,最终才有了禁地的强者!”
还真是……没话说了!
禁地这边,传承不断。
子承父业!
16道的父亲,养了个儿子,一旦达到了七八道之力,其实就可以传承自己的大道,扶持一程,自己挂了后,儿子也具备强大实力了。
不过苏宇听到了一句话,挑眉:“大限?”
到了规则之主境,还真有老死的?
他都没听说过!
当然,规则之主之下是有的。
剑空点头:“大限!其实很正常,没人可以不死,不外乎早晚罢了!但是实力强大的,活的长久一些!实力弱小的,活的短一些!”
他又解释道:“因为这是破灭的世界,我父曾经说过,此地大道其实不完善,阴气极重!所以是存在大限的,其实这些年有人老死过,无药可救!”
周边,也有人点头,刀主点头道:“这个有的,我就见过,一位7道的家伙,就在我面前老死了,瞬间大道崩断,化为飞灰!”
剑空点点头,“劫主也许年岁不大,没见过!但是,年岁小其实也没用,按照我父的话说,在这个世界,你若是迟迟无法回归万界,迟早都要死!”
他叹息一声:“这些年,其实噬蝗都变多了,也不知道大家感受到了没有,破灭的气息,正在传荡,这个世界可能要毁灭了!”
“三门开启,就是一个契机,若是这一次拿不下万界,无法回归万界……那天门再次封闭,我们都要死!”
没活路了!
灭世之威!
苏宇沉默一会,却是道:“这一次打不下万界,下一次不能再开天门了吗?可我记得,地门比我们还要早一个时代吧?”
人家都没灭呢!
其他人也是疑惑,对啊,地门比我们还早呢,虽然没我们强!
剑空却是摇头:“不一样的!地门的古兽,有许多没有连接时光长河,其实都是修混沌大道,混沌不知岁月,时光大道也很难腐蚀他们……所以地门中的存在,会比我们活的长,但是也不代表无寿元!到了万界时代,差不多也到极限了,所以这一次,是地门和天门必须要出去才行……至于人门,我就不清楚了!”
四周,散修们一个个都很凝重。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888红包!
“剑空大人的意思是,这次拿不下万界,我们就没退路了?”
“那当然!”
剑空点头:“要不然,你看那些禁地为何如此积极,一个个的,都急不可耐地要出去?”
苏宇也是若有所思。
背水一战吗?
那三门这一次开启,恐怕的确是血战了!
还有,禁地强者很多,但是听剑空的意思,是存在一批二代甚至三代四代的。
都是继承大道而来,子承父业!
这样的话……其实未必有多难对付。
天穹山自然还是极其强大的,可死灵地狱、落魂谷,未必不能对付,当然,死灵之主就算了,太强。
落魂谷!
苏宇心中念叨着,落魂谷。
他忽然看向裳和雪莲,淡笑道:“二位是落魂谷修罗使的门下,修罗使实力一般吧?”
一般?
两人无言,不过裳还是很快道:“修罗使大人不算弱,在六大索魂使中还是排名靠前的,起码有26道之力了!”
这个,就是弱。
有什么好辩解的!
苏宇想了想道:“六大索魂使,若是被我全部拿下的话,再拿下落魂谷,希望大吗?”
众人无言。
劫主真的要对付落魂谷吗?
几位来自落魂谷的强者,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也是无言。
苏宇摸着下巴道:“如何把修罗使他们引出禁地?”
雪莲忍不住道:“劫主为何非要攻打禁地?就算真的要再立禁地,那就立禁地好了……”
苏宇无语,嗤笑,“废话!不抓捕更多的强者,如何让我成为32道?我需要抓捕大量强者,哪里有?禁地有!我会越战越强,而大家,也会水涨船高,懂了吗?”
不是我要打,是我不打,天天指望钓散修,太慢了!
还有,我动静搞的这么大,迟早会被发现的!
与其如此,不如出其不意,趁着大家还没在意,先打下一家禁地,站稳了脚跟再说。
这一次,他一下子钓走了这么多强者,还有一些禁地强者,禁地一时半会的没在意,但是,很快还是会注意到的。
“冥土可能连接了死灵之主的天地,剑尊实力强大,未必会投降……那就先拿落魂谷开刀,拿修罗使开刀!”
苏宇看向裳,笑了起来:“有办法让修罗使来这吗?”
裳陷入了沉思。
以往的顶级上司,而今也成了劫主的目标了。
她思索了一番,点头:“办法还是有的!”
“说说看!”
裳轻声细语道:“修罗使喜欢杀人为乐!也是六大使中最喜欢杀戮的!杀戮大道为主!但是,一般人他没兴趣杀,太强的,杀了也可能会引起一些争锋,早些年,修罗使杀过一位禁地强者,20道以上实力,结果导致禁地之间出现了一些摩擦,后来谷主警告了他一次……现在收敛的多!”
苏宇看着她,大概知道她的意思了。
果然,裳很快道:“我们可以继续伪装一下,此地散修多,我们假装俘虏了大量散修强者,包括六方山强者,让修罗使秘密来这,击杀我们的俘虏,他是有可能亲自来的!”
说着,又道:“他喜欢杀一些天才……我们甚至可以传信他,劫主回来了,而且突破到了20道,劫主并非禁地嫡系,只是挂着天穹山客卿之名……修罗使也许更感兴趣!那时候,来此的机会很大!”
苏宇笑了起来,“好,那就试试看!光明城继续开启,骗一个算一个,附近的散修,来一个算一个!等修罗使来了,解决了修罗使……我们想办法钓其他索魂使,然后,我一旦达到了30道,也许可以去试试落魂谷的强大!”
众人都有些紧张。
对付禁地!
这是大家很惧怕,但是又很期待的一件事。
怕禁地,因为他们太强。
期待,那是期待打下了禁地,他们就是禁地,不止如此,他们甚至可以趁机捞取大量好处,成为强者!
而苏宇,此刻心思也有了一些变化。
剑尊,这位暂时不好招惹,实力未必比自己弱,那就从弱到强,一个个对付,先把修罗使拿下!
冥土……死灵之主的人,也许连接了死灵天地,目前断道,对方必然会知晓。
算来算去,只能先对付落魂谷了!
还有,不能守株待兔!
苏宇还有点心思,他要去杀噬蝗,吞噬噬蝗大道,完善自己的劫难大道,劫难大道作用还是很大的,屏蔽危机,感应危机,这一点,就是最大的好处!
想到这,苏宇看向四周这些强者,开口道:“都聚在这,没什么用!诸位,禁断峡谷附近,噬蝗还有不少,既然散修清剿了不少,那接下来清剿噬蝗……就说打造一个安全的禁断峡谷!”
“击杀噬蝗后,能剥离大道,就剥离大道,不能的话,对方好像也没什么大道之力,都是那种破灭的规则碎片……都给我带回来!”
“诺!”
众人纷纷应声!
“裳,你们别走,继续钓鱼,钓修罗使过来!”
“诺!”
几人急忙点头,苏宇又道:“还有,禁地那边,继续召集人过来助战!一日没发现,一日壮大一些实力!”
“诺!”
众人再次应声,一个个的,倒是激情的很!
……
苏宇吩咐完了属下去干活,那修罗使,也不知何时才会来。
此刻,他也想出去走动一二了。
一直在这等着,也不是回事。
四大禁地,他最想去的,其实是永生山,不过那边,现在是核心,一旦有些变故,很容易被人关注到。
落魂谷的话,最好不要打草惊蛇。
而他进来的第一天,其实就想去死灵地狱,所以……苏宇想去死灵地狱那边看看,无他,想念死灵之主了。
好吧,真实情况是,苏宇想去看看,死灵之主在这构建的天地,到底如何了。
看看,能否有一些收获,完善一下自己的天地。
这位开天者,算是目前的老前辈了!
“文王……时光师……”
其实,这两位苏宇也很想见见。
考虑了一下,还是放弃了。
算了,这俩目标太大了。
谁让这俩都在大家眼皮子底下!
苏宇也是行动派,安排好了其他事,通知了一下几人,让他们在修罗使到来之前,及时通知自己,苏宇就迅速离开了。
去死灵地狱!
……
无尽虚空。
一座黑暗的世界,伫立在虚空之中,死气沸腾。
如同地狱!
但是,和万界的死灵界域比,这里,却是多了一些生气,这里的修者,不再是万界的那些死灵,而是真正的修者。
此刻,一座如同地狱的大殿中。
死灵之主正在皱眉。
他穿着黑袍,稍显冷峻,但是又不是那种死气逼人的感觉,死意之中,倒是有股特殊的生机在沸腾。
漆黑的长发,顺滑无比,简单披着,也未束起。
这时候的死灵之主,稍显烦躁。
许久,忽然闷哼一声,接着,陡然睁眼,眼睛如同浩瀚星空,此刻,却是带着一些怒火,声音有些低沉:“为何?”
“生与死,还是无法转换……难道,死的极致,并非生吗?”
他有些皱眉,喃喃道:“当初在万界,开了死灵天,就不该再在这开死灵天,应该开生灵天,那些混蛋,没给我时间!”
他带着一些怒意!
死灵之主,也是绝世霸主,绝世天才!
他来此地,是想打破在万界的桎梏,在这开启生灵之天,和苏宇一样,他也在弥补自己的天地偏差,他专精死之大道,但是在这,他本意是想开生灵大道的。
可是……被禁地之主阻拦,为了迅速具备强大实力,他不得不再次开启了熟悉的死灵天!
然而,这不是他的追求!
此刻,死灵之主颓然无比,咬着牙:“双天合一……都是死灵之天,再合一,也就那样!无法弥补我的缺陷,生死无法平衡,反而会越来越偏差大!”
越想越气!
多年来,他不断尝试着扭转局面,将此地的天,转成生死之天,哪怕不能成为单纯的生命之天,也要生死参半。
可是,没能成功!
这也是他这些年来,一直蛰伏不出的原因。
他都懒得搭理那些人!
别招惹我,我可不是为了你们而来。
他是为了追求自己的大道而来!
非但如此,他还有别的雄心壮志,当然,这需要更强大的实力,比如……吞了时光长河,做真正的天地第一人!
三门又如何?
三门化身的三个老鬼,他不怕!
天门化身的老家伙,他也不怕,真要怕,他就不来了!
死灵之主,也是霸道无双。
任由三门暗中布置一些东西,就等着坐收渔翁之利,不过,目前实力还不够,他需要将天地转换成生死之天才行!
“生死难明,死的极限,不是生吗?”
喃喃一声,他有些烦躁了!
开天者……
开天辟地,可惜,他缺乏一些例子去观察。
“哎,就没有人能开生死天吗?”
不对,他么的,就没人能开天吗?
门内不说,门外的家伙,有没有出几个开天的?
星宇?
还有其他人有希望吗?
“不对……上次那个小子……”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想到了上次那个小子,而且,上次文王还威胁他,说那人开了生死天,会去自己在万界的死灵界域搞破坏!
“对……他开了生死!”
虽然对方很弱,可开天,管他弱不弱,术业有专攻,对方能开生死天,这才是死灵之主疑惑的事。
当然,每个人有自己擅长的地方。
苏宇开了生死天,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关键在于,他死灵之主没开啊!
他极其需要生死天的一些参考和感悟!
一旦他能将此地的天,开成生死天,那他实力会有进步的,不止如此,他一旦回归万界,双天合一,他会比现在更强大!
“生死天……苏宇……”
死灵之主呢喃一声,接着忍不住骂了一句,那混蛋东西,居然敢在万界掠夺我的大道本源!
还有,此人现在在万界,想对付他都难。
否则,倒是可以一观生死天。
“真不行的话……可以等出了天门,第一时间去找他!”
天门,想到这,他又叹息一声。
天门那边,也不好办。
不就是当初贯穿天地,没和你打招呼吗?
现在,他一靠近那边,好家伙,对方就要发疯。
死灵之主冷笑:“发疯有什么用?本座还是想贯穿就贯穿!”
当然,也就那么一说。
现在,不好办。
对方接触他多了,很容易复苏,复苏的话,不太好,容易提前解放那家伙。
死灵之主说着,起身,有些烦躁。
生死转换不了,让他很失望!
他走出了自己的大殿,背负双手,看向某个方向,陷入了沉思中。
三门快开了,四方汇合。
万界虽弱,却也不好招惹,不知那星宇恢复了多少。
还有,周去了地门之后,现在发展的如何了?
还有……
他正想着,忽然,眼神微动,看向东方,微微蹙眉:“冥土,来见我!”
一瞬间,冥土大帝出现,躬身道:“主上!”
死灵之主看向他,微微皱眉:“古怪,你被谁盯上了?”
“嗯?”
冥土大帝一愣,死灵之主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好像被强者盯上了,最近招惹谁了?我看你霉运盖顶!”
作为绝世强者,常年和死气打交道,他也是眼光毒辣无比。
冥土大帝微微一怔,开口道:“剑尊?”
“剑尊?天穹山的家伙?”
“是。”
死灵之主看了一眼,摇头:“不像!你这像是被人算计了,一直惦记着,剑修要对付你……没那么多花花绕绕!”
说着,皱眉道:“那个家伙?”
“主上是说……”
“姓文的那个!”
死灵之主冷冷道:“这家伙,之前就来我这转悠过几次!可恶的家伙!懒得理会他罢了,他愿意和法纠缠,那是他的事,再敢招惹本座……休怪我不念同为阳界之人的情分!”
说到这,又冷笑一声:“这家伙,被门盯上了,法这边,也不好惹,还有心思算计我的人!”
摇头!
法和门之间,应该有些联系,前几年,永生山内爆发了一些特殊波动,死灵之主感应到了一些,但是被门接引出了门户。
法的来历,很成问题。
可能是门的门徒,或者当年的死忠。
死灵之主强大无比,也能看穿许多东西,当然,懒得对外说,他更喜欢靠实力碾压那些家伙。
他看了一眼冥土,继续道:“你小心一些,最近最好别出去!”
“另外,安排人,帮我打探一下长生天的情况……”
冥土急忙看向他,死灵之主冷冷道:“生死转换又失败了,我可能欠缺一条极其强大的生命之道!长生天那位,实力不弱……当年我就想杀他,可惜,没能成功!”
他想干掉那家伙!
也就是仙祖!
“三门将开,现在不杀他,等出去后,被他捞到了好处,再提升,那就难杀了,而且到了那时候,强者多了,各种妖魔鬼怪都出来了……容易起变故!”
冥土心惊!
主上这是要开战了吗?
他急忙道:“主上,一旦对付长生天,那其他禁地……可能也会插手!”
这也是死灵之主头疼的事!
这些家伙,就是见不得我好。
他冷哼一声:“让姓文的攻打永生山,制造混乱,我趁机去攻打长生天!”
冥土无语!
人家又不是你孙子,怎么可能呢!
你让文王去打,他就去?
他又打不过!
能斗赢,早就斗赢了!
死灵之主也是郁闷,也是,文王不听话!
这样的话,自己攻打长生天,很容易被其他禁地制止,甚至联手对付自己!
越想越是烦躁!
我实力盖世,却是被一群小人给限制住了,有种单打独斗!
当年能杀一尊禁地之主,现在也能。
单打独斗,除了那天穹能和自己斗一斗,其他人,算什么玩意!
死灵之主正想着,忽然微微一怔,再次看了一眼冥土,微微凝眉:“你大祸临头!”
“……”
冥土愣住了。
而死灵之主,陡然朝界外看去,皱眉,“难道姓文的,潜伏到了老子天地附近?”
有可能吗?
很有可能!
胆子真的很大啊!
这是想杀了冥土,还是想怎么着?
他陡然冷笑一声:“你出去!姓文的可能真的靠近了我这边,我没感应到,敛息手段一流,大道内蕴,就是这家伙的特征,不是开了天,就是大道内藏!大概率还是开了天,天在万界,所以难发现他!”
他看向冥土:“对方可能想对付你,我看你霉运盖顶,你去给我把他钓出来!”
冥土脸都白了。
我去钓文王?
我可不是文王对手啊!
这要是……
死灵之主冷冷道:“怕什么?他还能是我对手?钓出来,打死这狗东西!一直在我这边转悠,我若不是被人盯着,懒得理他,早就锤死他了!”
说着,又冷笑道:“也好,让他知道,不是谁都能招惹的!上次那万界的苏宇,吞噬我本源,也是白衣白袍,可能和他还有点联系,血脉可能是同源……也算在他头上了!”
冥土无奈,只好道:“主上,那……我出去引他出来?”
“当然!”
“可文王精明,一旦我主动出去,他会不会知道是陷阱……”
“怕什么,知道又如何?”
废话,会吞了饵啊。
当然,这话不敢说。
冥土磨磨唧唧地,半晌,在死灵之主严厉的眼神下,只好无奈离去,倒霉。
我这才算是霉运盖顶!
主上有时候,未必那么靠谱的。
等他走了,死灵之主背负双手,陷入了沉思中。
姓文的胆子可不小,这时候来我这边,真和我纠缠上了,我不杀你,法这些人也不会放过你,这次的禁地之会,说是为了天门,明摆着就是为了对付你!
“也许可以利用一下!”
他笑了笑,踏空离去,跟着冥土,但是也没靠的太近。
太近,被那家伙发现了怎么办?
……
同一时间。
苏宇刚抵达死灵地狱区域,忽然,死灵地狱中,一道强大的气息沸腾而起,一瞬间,一位强大的存在,从死灵地狱中飞出!
冥土大帝,声音带着愤怒,喝道:“来两尊16道以上,随我去光明城!天穹山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欺我死灵地狱!”
一瞬间,两位一等飞出。
而苏宇,微微一愣。
喊这么大声干嘛?
这么生气?
不对啊!
那边,我让曲不要联系你这边啊,只是让继续钓鱼罢了,还没到你上场的时候啊!
苏宇都懵了。
这要把冥土给引诱过去了?
这就很麻烦了啊,因为黑龙被融入大道了,冥土一去,看到了,必然会暴露的啊!
“什么情况?”
“曲没听我的话?”
苏宇皱眉,不至于啊!
曲再蠢,也知道,此刻引诱冥土过去,没好处的。
我让他们引诱修罗使,你们怎么把冥土引过去了?
“不对劲!”
苏宇看着远方三大强者,陷入了沉思。
一时间,却是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我这才刚来,演戏?
演戏给谁看?
不会是给我看吧?
怎么可能!
都没人知道我的存在!
苏宇失笑,何况,我就是光明城主,若是演戏给我看,也不会说那些话了,这不是让我怀疑吗?
“嗯?”
苏宇微微一怔,不是给我看的……难道是演给别人看的?
谁?
片刻后,隐约有些明悟,难不成,演戏给文王看?
文王在这附近?
苏宇陷入了沉思中,据说,文王好像也来过这边几次。
“文王来这了?”
苏宇四处张望了一下,一时间,有些狐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