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起點-第三百六十章 東海之濱,巫族已至分享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嘶……”当众位太乙道君们出现在东海之滨的时候,才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军阵当中,森然无比的军气便如同是一堵高墙一般,摩天而动,将这东海和洪荒大地,隔断成两方截然不同的世界。
在这军气所化作的高墙之下,两方世界之间,天地元气的流动,都似乎是已经停止了下来一般。
“好厚重的军气。”
“无双神君闭关数万载,这一支定止军却是越发的凶戾了。”这些太乙道君们停在定止军的边上,感受着面前那强横无比,似乎是要将一切都镇压起来缓缓吞噬掉的军气,一个个的都在盘算着自己的力量和面前这一支前所未有的定止军的力量对比,然后暗自心惊。
“云道友,情况如何了?”东皇太一出声问道。
“尚可。”云中君的身形在大军当中显现出来,周身上下皆被无穷的军气笼罩着,“陛下若是欲率众与巫族一战,那我可以保证,我撑开军气之后,巫族的军阵,绝对不会干扰到陛下。”
“诸位道友,亦是能够在巫族的军阵之下,展现出自己最完整的实力。”云中君从容无比的道。
“那便好!”东皇太一点了点头。
太乙道君已然是超脱于天地之间的存在,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太乙道君之间的征伐当中,寻常的士卒便没有存在的意义——结成了军阵之后,那些士卒虽然不能真正的伤到太乙道君,但那浩荡无比的军气却能够镇住战场上一切的变幻,令敌方的太乙道君神通术法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干扰,令己方的太乙道君获得一定的加持,此消彼长之下,差距自然便是随之展现出来,从而这一场太乙道君之间的胜负,亦是随之偏转。
——眼下,集结在东海当中的太乙道君,足足有一百来位,而巫族当中的太乙道君,也不过只得十二位而已。
没有了巫族军阵的干扰,那这一百余位太乙道君想要应付十二祖巫,可以说是手到擒来。
但除了东皇太一之外,其他的太乙道君们,却依旧是有些犹疑的模样。
终极PK之公主的最终归属
云中君麾下的这一支定止军的规模,虽然是前所未有,但此刻正朝着东海杀过来的巫族大军,其数量同样也是恐怖无比,说是百倍,千倍于云中君麾下的这一支大军,也丝毫不以为过,此时云中君狂言,说是能够以一己之力应付巫族所有的大军,保证这些太乙道君们与十二祖巫的厮杀不受到巫族军气的影响,这叫这些太乙道君们如何能信?
在这东海边缘等待着巫族杀过来的时候,东海边上一众太乙道君们各自站的位置也是颇有些意思。
太一道人麾下的太乙道君们,自然便是直接的落在军阵的旁边,大军的军气在他们周身游离不定,随时都能够将他们吞没到军气当中,令他们与这军气勾连为一体,而来自于天地其他地方的太乙道君们,却是远远的避开了云中君军阵的所在,散落在军阵的左右两边,一副生怕是东皇太一和他们翻脸,云中君率领大军合围,联合巫族一起先将他们这些人斩杀于这东海边缘一般。
当然,在等待的同时,无数的令符亦是从天空上划过,原本在东海边缘和东海大军对峙的三海的大军朝着后方退开,而东海的大军,亦是纷纷回军,一部分驻守不动,另一部分则是跨越一个又一个的空间通道,朝着这东海之滨而来。
……
在东海的边缘等待了约摸是一个多时辰之后,十二祖巫便已经是带着巫族的大军杀到——东海的大军要赶到这东海之滨,需要借道一个又一个的空间通道,每跨过一个空间通道之后,大军都需要休整一番,以养精蓄锐,但巫族不一样。
十二祖巫当中的帝江,执掌空间之权柄,他当前虽然不能令所有的巫族大军直接跨越空间而动,但他与土之祖巫后土,水之祖巫共工联手之下,却是能够令这无数的巫族大军,都拥有缩地成寸的能力,逢山跨山,遇水涉水,一路坦途。
而时间之祖巫烛阴,以及生命之祖巫天吴,死亡之祖巫玄冥联手,有能够令时时刻刻的抽离这些巫族战士们身上的疲惫之感,令这些巫族战士们无论是赶路亦或是在战阵上,都保持着充沛无比的体力以及精神。
——也正是如此,在十二祖巫登临太乙道君之前,这些从九幽之界而来的巫族,就已经是在这洪荒天地之间纵横往来,难逢敌手。
“放开道路,饶尔等不死。”轰隆隆的脚步声回荡与天地之间,在东海的边缘掀起滔天的浪花。
当十二祖巫率领着大军停在东海之滨的时候,这东海之滨的时空,都仿佛是彻底的凝滞起来一般,天地元气更是被彻底的排开。
一眼望过去,这大地上密密麻麻的皆是巫族的战士,就算是以那些太乙道君们的目力,也完全看不清楚,那些巫族战士们的军阵,到底是蔓延了多广阔的区域。
而站在大军最前面的,便是显化出了原形的十二祖巫。
“让开道路,饶尔等不死!”见众位太乙道君们皆是拦在面前不动,十二祖巫当中的火之祖巫祝融便是朝着众人再度重复了上一句话,炽烈无比的火焰,在这东海之滨燃烧起来,空间都仿佛是在哪无与伦比的热量当中融化了起来一般,而云中君大军脚下的那一片汪洋,亦是随之沸腾起来,化作无数的水汽朝着穹天而起——这动静,便好似是这位火之祖巫要一口气将这东海给蒸干一般。
祝融神色平静,不见有任何的嚣张模样,但越是如此,守在这东海之滨的那些太乙道君们,才越是觉得羞辱——同为太乙道君,但祝融的眼中,却完全是看不到他们一般。
“十二祖巫好生的霸气,当真是当我们这些太乙道君不存在吗?”片刻,北海之君造舒道人的声音响起,声音当中充满了不满。
“或许,是十二祖巫以为这还是当年,他们十二人接阵便能够将我等尽数占压的时代呢!”造化道人的话音才落,便立刻是又有一位太乙道君的声音响起——出声的,却是师北海。
师北海言语方落,东海上的诸位太乙道君们,脸上便都是涌上了一阵火辣辣的感觉。
第一次紫霄宫中听道结束之后,十二祖巫在紫霄宫门外堵截一众先天神圣,那个时候,若不是东皇太一舍命一击破开了十二祖巫的阵势,那在场的诸位太乙道君们,或许早就已经是化作了十二祖巫的刀下亡魂。
而此刻,因为那天上天的存在,这些受过东皇太一活命之恩的太乙道君们,却是联手欺上门来,这样的事传出去,着实是令这些太乙道君们羞于见人——之前的时候,彼此之间剑拔弩张,似乎是下一个瞬间便要分一个生死,师北海那时也没工夫和这些太乙道君们掰扯,但此时师北海有意无意的说起此事,这些在十二祖巫的压力再一次被迫联手的太乙道君们,又如何会想不起他们上一次面对十二祖巫的因由场景?
“咦,你们这是也打算要参与这天上天的争夺吗?”众位太乙道君们面红耳赤的时候,祝融惊愕无比的声音才是响了起来,然后他的目光落到了在场的诸位太乙道君们的身上,“我还以为,你们只是想要来看一看这一场东海覆灭的战争,顺便捡些残羹冷炙呢!”
无穷无尽的炽烈火光在这东海之滨跳跃起来,令一众太乙道君们的目光,似乎都是为之燃烧了起来一般。
“简直是欺人太甚!”听着祝融的话,造舒等太乙道君们,便是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怒火。
一位又一位的太乙道君,皆是放出了自己的气机,在东海蔓延的灼热,从水中被逼迫出来,朝着那洪荒大地,朝着巫族的军阵倒卷而去。
火光当中,除了祝融的神威之外,还多出了一众太乙道君们的盛怒,便是云中君这样已经登临天人之境的不朽金仙,在看到了火光的时候,也不由得眼角一抽——在这火光落入他瞳孔的时候,便已经是顺着他的目光在他的心海当中燃烧了起来,似乎是要将他一切的念头都烧做灰烬,将他化作一个只余得空格的活死人一般。
而他麾下的那一支定止军当中,同样也有火焰燃烧了起来——当然,岸上十二祖巫麾下的那些巫族的大军,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无数的士卒都是骚动起来,所有巫族战士的口鼻之间,都活无数的火星从中跳跃了出来。
没有任何人能想到,只是祝融所驾驭的火焰,在融合了一众太乙道君们的怒火之后,这所形成的燃烧修行者三魂七魄,燃烧七情六欲的‘心火’,便几乎是将这战场上太乙道君之下的生灵们给一网打尽!
“好些歹毒之辈!”见此情况,十二祖巫也好,东皇太一等人也好,都不由得是齐齐色变。
下一刻,十二祖巫身上的气血,便是爆发开来,将所有的巫族战士都笼盖与其间,待得他们的气血收回来的时候,那心火已经是在祝融的手中聚合起来,然后被祝融信手扔到这海岸交界处的火光当中。
而相对于巫族大军的骚动,此刻的定止军中,却依旧是一片的凝然——作为至高统帅的云中君不动,定止军中这千余亿的士卒,便同样也是按兵不动,任由那心火在他们的脑海当中燃烧。
东皇太一等人,看着这情况也只能是干着急——定止军乃是自成一体的存在,他们的力量再强,也并非是定止军当中的一员,难以对定止军造成任何的干涉。
就在太一等人想着要如何缓解定止军状况得时候,兵刃的嗡鸣声响起。
弧如月钩一般的森罗万象刀从云中君的衣袖当中浮现出来,刀刃扬起的时候,梦幻一般的七彩琉璃之光蔓延开来。
而在穹天之上,白昼陡然间化作黑夜,一束一束的星光直接洒落下来,落入到那七彩的目光当中,与之融为一体。
然后刀光挥落,北斗,南斗的力量,在那刀光当中轮转生死。
当那七彩的目光从这些沉默无比的定止军身上飘过的时候,在这一支大军脑海当中燃烧的火光,便已经是被那刀光给引了出来。
而后,云中君手中的森罗万象刀再度一转,那心火便已然是伴随着刀光落入了海岸之间的那火光当中,令那火光的火势,更壮三分。
见这一支定止军安然无恙,东皇太一等人,这才是舒了一口气,然后目光落到造舒等人的身上,“这一次我就当是意外,若是再有下一次的话,我便是舍弃巫族不管,也要先向诸位讨一个交代!”
言语落下,一口大钟便是从东皇太一的衣袖当中飞了出来,化作一轮烈阳落入海岸间的那火光当中,令那火焰的声势在一瞬之间便臻至极限,便是那些众位太乙道君们,看着那火焰,也不由得面带警惕之色。
“看来,只能在此间分一个胜负了!”看着那越发强盛的不受控制的火焰,十二祖巫不由得透视叹了口气。
——定止军守在这东海边缘已经数万年,十二祖巫又如何不清楚,他们想要进入东海,那这一支定止军就是他们必须要面对的对手。
而之前的那一片火焰,便是他们为这一支定止军所准备的暗手,那火焰看似是源自于祝融,但实际上,那火焰当中还融合了生之祖巫天吴和死之祖巫玄冥的权柄之力,以及水之祖巫共工的水之权柄,以及巫族最为狠辣的诅咒之法。
那火焰看似只是在焚烧这东海之滨,要将这东海给蒸干,但实际上,那火焰在燃烧的时候,其间生死轮转的力量就已经是蔓延到了海面上的那一支定止军当中。
最初的时候,自然是不会有人能够察觉到这火焰当中的玄奇,但等到那一只定止军察觉到不妙,他们本身的生机,便已经是彻底的与那火焰融为一体,化作火焰的燃料,待得火焰熄灭的时候,也即是那一支定止军化作灰烬的时候。
这恶毒之法,乃是十二祖巫合力为了覆灭这一支定止军所推衍出来的恶咒,是以,在这东海之滨沸腾的时候,就算是云中君身处这军阵当中,也只是以为这是十二祖巫当中的火之祖巫在彰显自己的强大,而丝毫不知晓,自己麾下的这一支定止军,已经是糟了十二祖巫的手段——谁能想得到,纵横天地无所忌惮的十二祖巫,为了应对这一支定止军,会用处这样卑劣的手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