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txt-266 喬於珂約喬墨兒用膳熱推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大小姐?”
侍从是有听乔亦珂说,若是有个叫墨儿的姑娘过来寻他,那一定是大小姐,一定要好好招待。
“额,目前还不确定是不是,所以还得劳烦你帮我转达一下,让他和夫人回来立刻去云墨坊找我。”
“好好好,大小姐,二爷回来了,我定会替你转告。”
乔墨儿礼貌的同小厮告了辞,现在正要折返云墨坊。
乔於珂悄无声息的来到乔墨儿身边,“怎么这么无精打采的,好像昨晚没有睡好一样。”
“啊!”乔墨儿大惊,缓了缓情绪,后追着乔於珂好几条街,连打他十几下,才平复自己的心中之快。“你这是要吓死我吗?”
“别打了,别打了,墨儿,请手下留情。”
乔於珂举着扇子避开乔墨儿的追打。
“今日不把你扁成猪头,我就誓不为人。”
“别,墨儿你不能发这么不切实际的誓言;我觉得你可以说没把我打成猪头,你就变美变漂亮。”乔於珂本想解释,却发现乔墨儿脸色越变越差,索性撞着胆子说了下去。“我说的这个才能说的过去,你说的誓不为人这个也太荒妙了些。”
“乔大人,如果你不说话的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你要是在敢多说一个字,你信不信我马上真的让你变成大猪头。”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不说了还不成吗?你今日是有什么事情才会来将军府吗?”
乔於珂好心提醒道。
乔墨儿看她这般一提醒,她才知道自己今天出门的来意究竟是什么。
“诶,你不说我都快忘记自己今天过来就是来找乔二爷和乐芸芸帮我一个忙的,当然再帮这个忙之前,我还是很感谢你言而有信,帮我将婉娘救出来,顺便送到了云墨坊里。”
乔於珂想,难道她真的不知道他派去的林傲霜已经被皇上抓了起来,又是谁派的人,将婉娘送到了云墨坊。还好,还好她信了人是他救的,他不承认也不否认,是不是就不会被她发现这件事情。
“那如果墨儿真的感谢我的话,就陪我一起去用顿午膳去吧。”
破烂事儿
“好。”乔墨儿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但是她刚走两步,又停了下来,“不是,我是来找人帮忙的,不是来用膳的,我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乔二爷。”
“墨儿,不如我帮你找人,你先陪我吃饭。”
乔於珂用折扇悄悄她的脑袋,“你要知道,凭你一己之力是没有办法去找到我二弟的,我现在派人过去,兴许还能追上你二哥哥还有二嫂嫂。”
“对哦,你撩舞阁的主子,你要是想要找一个人,岂不是分分钟的事情。”乔墨儿似乎已经感受到美食向她招手了,今儿一早急匆匆瞅了一眼婉娘,然后来到了乔将军府,现在着实有点儿饿了,看在乔於珂帮忙救出婉娘的份上,她就勉为其难的陪他用一次膳吧。
“那墨儿,我们先去用膳吧。”
“好。”
乔於珂带着乔墨儿去了临安城最好的客栈用膳,而这个客栈似乎有点儿眼熟,只是没了记忆的乔墨儿,一点儿也不记得这间客栈的事情了。
店家迎接乔墨儿的时候,差点儿没有被她和乔於珂气给背过去,“姑娘,好久不见啊。”
“店家,你认识我?”
“当然,老夫在这儿许多年,虽然姑娘你样貌有些富态,但走姿神貌这些都与之前没有太大的变化,今儿是来住店还是来用膳啊?”
“当然是用膳啊。”
“那这位公子是你的相公?”店店家是个最忌讳男女混乱感情之人,之前乔墨儿带徐岩来这儿,他以为徐岩是她的想好,后来韩云熙出现,他有以为韩云熙是她的相好,紧接着就是耿逸怀的出现,因找乔墨儿无果,还将徐岩踢到了后面的池塘里。
今日她回来了,又带了另一个公子出现在了他的客栈里;店店家对乔墨儿的态度更是不喜,眼神里全是傲慢与偏见。
“不,不不是。”乔墨儿想要和乔於珂撇开关系,连说话都结巴了起来。
“没关系,反正这也不是你第一个带来的男子,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老夫也知道,这未必是你带来的最好一个男子,但是姑娘,老夫劝你一句,不要太糟蹋身体了,给那些未出阁的女子一些活路吧。”
店店家一副菩萨心肠,实则在诋毁乔墨儿行为不端。
“店家,我肯定会是她带来的最后一个男子,所以你今日就把店里的好酒好菜通通承上来。”
乔於珂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和乔墨儿坐了下来,这好巧不巧,乔於珂选的位置正好对着云墨坊,而韩云熙的在云墨坊的书房,正好面对着她现在的位置。
乔於珂早就知道这个位置和韩云熙的书房相对,于是他故意带着乔墨儿来到这家酒楼,也特意选了这个靠窗的位置,一来可以气气韩云熙,二来是想和乔墨儿培养培养感情。
具体是什么感情,当然是男女之情,而非兄妹之情。
“乔大人,你真的是我的大哥哥吗?”
“是也不是。”
“什么叫是也不是?这若是是,你就说是是,这若是不是,你就说不是,含含糊糊的是要让我猜吗?墨儿可没有那么多的功夫,同乔大人猜哑谜。”
乔墨儿看着桌子上众多美食,要是以前的话,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只是小庆刚走,她没有太多的食欲,她深吸一口气,搓搓手拿起筷子准备开动,“乔大人,我开动了。”
“我喜欢你喊我乔大人,所以我不想隐瞒的告诉你,我想要娶你。”
“乔大人,你和我相识不久,口出狂言会糟报应的。”
“如果说,那个报应是你,我愿意接受。”乔於珂伸出左手抓住乔墨儿动筷子的手,含情脉脉的说道。
“乔大人,我是真的对你毫无感觉,所以你也不要开这种不伦的玩笑了,而且我也心有所属,对你更是没有兴趣,更何况,听乔二爷的口气,我们三是兄妹,哥哥对妹妹有僭越之心,是不是太放肆了些?”
乔墨儿挣扎,乔於珂却没有要放手的意思,只见一个石子‘唰’的一下,砸中了乔於珂的手,乔亦珂这才吃痛的放手松开乔墨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