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聊齋之家有妖妻 線上看-第六百二十六章 大戰獲勝分享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聊斋之家有妖妻
于是王丰当即率众奉雍宁为主,开始建造祭台,择吉日祭天祷地,扶雍宁即皇帝位,定国号为雍,后世称为后雍,改元宁武。
雍宁继位之后,大肆封赏众将。王父为安国公,王丰为定国公,潘刺史为镇国公。于乘龙为武安侯,于畏为忠勇侯。其余众将,名录五等爵位者多达百余人。
王丰因为还要领兵辅助雍宁平定天下,故此暂时没有推辞爵位。
而在官职上,王丰为任命为太尉,王父被任命为丞相,陆知渊被任命为计相。
王丰以父子不宜同时拜相为由,推辞了太尉之职,改为推荐潘刺史担任。于是潘刺史走马上任,成为新朝的第一任太尉。
王丰则被拜为骠骑大将军、上柱国、开府仪同三司,其余文官武将,各有任命。
随后新朝开始了一系列的建立宗庙社稷,订立律法规章等等事宜,一直忙碌了两三个月,才最终将所有事情理顺。
这一日大朝会,王丰在朝上呈了一封出师表,提请出兵北伐中原,扫荡天下。
新朝建立,讨伐伪朝,这自然是题中应有之义,雍宁当朝下诏同意,任命王丰为大都督,总领全军。于乘龙为征北大将军,率军出淮北。于畏为平北大将军,率军出谯、沛。徐豹为平西将军,陆知渊为谋主,率军出荆州。三路大军共计三十二万,号称九十七万,次日便陆续出征。
雍宁则在后方继续征调兵马钱粮,前驻至寿州,就近督战。
王丰当日便率领众将赶赴寿州,点起了各路兵马,随后全线渡过淮河,再次踏上了淮北地界。
陈八斤在收到雍宁称帝的消息之后,便知道自己散布的流言已经落空了,那时便知道王丰不久之后必定会北伐,已经督促众将全力打造了淮北防线,以汝阴、新蔡、龙亢、符离四座城池为重点,构筑了许多营垒,挖掘了无数壕沟。
無敵 劍 域
汝阴城中有三万兵马,新蔡和城父各有一万,符离城中有两万,整个淮北防线共计六万大军。当然,这只是第一线的兵马。
陈八斤预计,王丰在其新君初立之后的第一次北伐,必定是势如猛虎,倘若双方正面交战,伤亡必大。因此陈八斤的对策是先重点防守,依托坚固城池消耗王丰兵马的锐气,等到对方再而衰、三而竭的时候,陈八斤再督率养精蓄锐已久的主力南下,朝着王丰的兵马猛扑过去,一战而胜。
而陈八斤的十万主力,目前便驻扎在城父,距离前方四座城池的距离都大致相等,随时可以领兵增援。
此时,王丰的大军之中,于乘龙正和王丰商讨着战局。就听于乘龙道:“敌军在淮北总计十六万人。而我军虽出兵三十二万,但荆州方向便去掉了十万,徐州方向又去掉六万,真正在淮北战场的也仅有十六万人而已,与陈八斤的兵力相当。如今陈八斤摆明了坚守城池,相互增援,我们想要破局,只怕是难啊!强攻城池,必定伤亡不小。”
王丰闻言,笑了一下,道:“我却并不这么觉得。陈八斤分兵固守四座城池,是想要我们顿兵坚城之下,消耗我军的士气。可我为什么一定要攻打这四座坚城?”
于乘龙愣了一下,道:“不先攻下这四座城,大军怎么能过得去?难道不怕被他们截断后路,骚扰粮道?”
王丰反问道:“我军哪来的粮道?”
于乘龙顿时又愣了一下,这才恍然道:“我倒是忘了,你有李八缸,随身携带着所有的粮草辎重,根本用不着运粮。如此一来,我军倒是不怕被人断粮道。但大军北进,后方却留下四个钉子,一旦战事不利,只怕会有被前后夹击的危险,一样是兵家大忌啊!”
王丰点了点头,道:“因此我并没有打算理会新蔡、龙亢、符离这三处。只分兵三万监视汝阴城中的敌军,并护住大道,其余大军则聚在一起,直扑城父,直接找陈八斤的主力决战。倒是那时,就是我十三万大军对阵陈八斤的十万兵马,兵力上占到优势了。”
于乘龙沉吟了片刻,道:“符离相隔较远,那也还罢了。但倘若新蔡、龙亢之兵趁着淮南空虚,出兵袭击寿州、合肥,又该如何应对?”
王丰笑道:“我扬州又不是没有兵了。主力虽然都在我这里,但在扬州各地依然还有数万兵马,短时间内抽调出两万人来不成问题。我还叫海公子从夷洲抽调了一万轻步兵,星夜兼程赶赴淮南,有这些兵马在,淮河防线自然是稳如泰山。”
王牌教父
于乘龙闻言,这才再无疑虑,当下道:“既然你都考虑妥当了,那就按照你的设想进兵吧。”
于是王丰留潘云龙领兵三万,监视汝阴,自己则率领其余十三万大军长驱直入,直扑城父。
这一下大出陈八斤的意料之外。在陈八斤的计划之中,城父乃是后方,多半是不会遭遇大战的,因此城防物资大多调集到了前线的四座城池,城父城中的兵马虽多,粮草军械也堆积如山,但单论守城器械的话,却反倒显得稀缺。
营垒箭塔等也修建的不多。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陈八斤当即命人加紧赶造,但王丰的兵马不受粮草辎重拖累,行军极为快速,其前锋不过两日便抵达了城父之下。
这让陈八斤大感棘手,却也只能调动兵马,展开防守。
很快,王丰率领的大军也抵达了战场,安下营寨之后,王丰便即率领众将绕着城父城观察了一圈,最后回到中军大帐,与众将商议破城之策。
然后商议了一阵,众将却都没能提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说来说去还是老一套。王丰顿时抬手止住了众人的议论,道:“既然诸将都议论不出个所以然来。那我军便明日去城下叫战,先打一场再说吧。”
于是次日,王丰领兵来到城下挑战。陈八斤坚守不出,王丰命人叫骂了一阵,见敌军并不出战,于是下令众军攻城。
于乘龙亲自率领前锋发动了进攻,血战了两日,终于将城父的外围营垒全部拔除,大军可以直抵城下,展开攻城战。
然而这城头攻击却比清除外围营垒难的多了。外围营垒只是用来消耗进攻方力量的,能守则守,一旦占够了便宜,等看到对方杀到了面前,其守军便多半会放弃后撤。但城头防守却没有退路,守军都是拼死力战的。
双方在城上城下激烈对战,血战一日,于乘龙仗着武艺高强,又身穿神甲,几次杀上城头,却还是在城中的巨弩和修士配合之下被杀了回来。
连攻四次,都无功而返。看看天色渐晚,王丰只得下令退兵。
回到营寨,王丰与于乘龙等人商议道:“城父城中兵马极多,又有陈八斤亲自坐镇,九山王麾下的一众旁门左道之士更是大半在此,的确是难打。从今日攻城的情况来看,我军若要歼灭城内的十万敌军,非要付出至少十五万人以上的伤亡不可。且不说我军根本没有这么多兵力去填这个窟窿,即便有,这战也不能这么打。”
于乘龙道:“那你想怎么办?”
王丰道:“老办法,放过城父不打,咱们直扑更后方的商丘,逼近芒砀山下,直接去找九山王。我就不信,我大军进山,伐山破庙,他九山王还能坐得住?”
于乘龙沉吟道:“这也太冒险了!万一……。”
王丰摆手道:“没有万一,我军没有粮草辎重拖累,大军轻装上阵,机动灵活,根本不怕陷入敌后,失去支援。如此优势,若不能发挥出来,用以调动敌军,吊着他们打,反落入他们的节奏,被他们拖在坚城之下,徒然消耗兵力,那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我就是要让陈八斤看看,他的所谓重点防守根本就是个笑话。这天下各地,我想打哪里就打哪里,想去何处就去何处。他只有跟在我后面吃土份儿。想要牵着我的鼻子走,他是做梦。”
于乘龙还是有些疑虑,王丰见状,大笑道:“于兄,你就放心吧。你永远也想不到,一支摆脱了后勤依赖的军队是多么可怕。我军的行动可以说已经完全可以做到神鬼莫测了,任他陈八斤在聪明,九山王法力再高,也休想猜出我军的动向。从今之后,只有他来求着我们决战的份儿,而我却是想打就打,不想打就走,别说我军根本就不怕与他决战,就是不决战,一直这么拖着他,用不了多久,也将把他也拖疲拖垮。此战我们赢定了。他还想依托城池,消耗我军的兵力,真是白日做梦!”
当下王丰传令全军收拾行装,次日一早拔营而走,全军向北。一路上遇到江河阻路,王丰便施展划江成陆之术,让大军迅速通过,若遇到小山巨石阻路,王丰边思章鞭山移石之术,将道路打通。因此大军畅通无阻,沿途城池也都十分空虚,王丰大军抵达城下,大多望风投降,不敢抵抗。
王丰却也并不贪恋城池,大军一路高歌猛进,迅速推进到了商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商丘城拿下。随后放出风去,要大军清剿芒砀山。
自从王丰率领大军北上,陈八斤先是狂喜,但随后随着各城的战报传来,陈八斤顿时就陷入了深深的忧虑之中,对众将咬牙切齿地道:“王丰倚仗道术,搬运粮草辎重,不劳人力,因此大军轻装行进,行踪飘忽不定,今日在东,明日在西,数日之内,行进数百里,连破了城池。守城官吏,或死或降,城中钱粮军资,皆被其一扫而光。虽然伤亡不大,但却人心浮动。动摇我军根基。军中粮草虽还有许多,但终有吃完的一天,若我们腹地被他搅得一团乱,大军还如何支撑的下去?故而我决定,领兵北上,主动去寻王丰决战。”
回到营寨,王丰与于乘龙等人商议道:“城父城中兵马极多,又有陈八斤亲自坐镇,九山王麾下的一众旁门左道之士更是大半在此,的确是难打。从今日攻城的情况来看,我军若要歼灭城内的十万敌军,非要付出至少十五万人以上的伤亡不可。且不说我军根本没有这么多兵力去填这个窟窿,即便有,这战也不能这么打。”
于乘龙道:“那你想怎么办?”
王丰道:“老办法,放过城父不打,咱们直扑更后方的商丘,逼近芒砀山下,直接去找九山王。我就不信,我大军进山,伐山破庙,他九山王还能坐得住?”
于乘龙沉吟道:“这也太冒险了!万一……。”
王丰摆手道:“没有万一,我军没有粮草辎重拖累,大军轻装上阵,机动灵活,根本不怕陷入敌后,失去支援。如此优势,若不能发挥出来,用以调动敌军,吊着他们打,反落入他们的节奏,被他们拖在坚城之下,徒然消耗兵力,那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我就是要让陈八斤看看,他的所谓重点防守根本就是个笑话。这天下各地,我想打哪里就打哪里,想去何处就去何处。他只有跟在我后面吃土份儿。想要牵着我的鼻子走,他是做梦。”
于乘龙还是有些疑虑,王丰见状,大笑道:“于兄,你就放心吧。你永远也想不到,一支摆脱了后勤依赖的军队是多么可怕。我军的行动可以说已经完全可以做到神鬼莫测了,任他陈八斤在聪明,九山王法力再高,也休想猜出我军的动向。从今之后,只有他来求着我们决战的份儿,而我却是想打就打,不想打就走,别说我军根本就不怕与他决战,就是不决战,一直这么拖着他,用不了多久,也将把他也拖疲拖垮。此战我们赢定了。他还想依托城池,消耗我军的兵力,真是白日做梦!”
当下王丰传令全军收拾行装,次日一早拔营而走,全军向北。一路上遇到江河阻路,王丰便施展划江成陆之术,让大军迅速通过,若遇到小山巨石阻路,王丰边思章鞭山移石之术,将道路打通。因此大军畅通无阻,沿途城池也都十分空虚,王丰大军抵达城下,大多望风投降,不敢抵抗。
最强皇帝
王丰却也并不贪恋城池,大军一路高歌猛进,迅速推进到了商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商丘城拿下。随后放出风去,要大军清剿芒砀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