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笔趣-第五百六十四章 意外猛漲的修爲鑒賞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在海棠找到了‘新玩具’的时候,苏礼则是将他这一次的收获给重新整理了一下,然后意外之极地就完成了自己的金丹绘图……
这真的是意外,只是按照已有的金丹绘图以自己的收获的认知进行推演,竟然一点点地将整个完整的‘明珠界’当前地形形式给全部推演了出来。
他的金丹绘图就这么自觉自动地完成了,令他意外之余还严重缺失了成就感……
金丹绘图完成,那是直接将他的一身真元牢牢锁在金丹之中不再外溢,这仿佛是一种巩固本源的姿态。
而他使用的力量,则也是从先前的真元与法力夹杂变成了完全的法力……因为他现在的法力强度与恢复速度,就已经不下于洞冥真君了!
只是差别在于他的法力来自于这方世界,是要算因果的。但是洞冥真君的法力来自虚空,不沾因果。
莫名其妙的就又被增强了啊……
苏礼的心情若是被外界的那些修行之人知道,肯定会要嫉妒成狂了……他们也想要这样什么都不用做,修为就会自动上涨的事情啊!
而如此一来,也是预示着苏礼的金丹之道已经圆满,他随时可以尝试下一步的修行……按照他最先计划好的,金丹圆满之后就是要神魂沉入金丹,以真元温养神魂然后孕育出元婴和元神来。
但他没有迫不及待地就去进行这一步修行,而是意外地看着自己推演出来的金丹绘图上发呆……
按照他所推演的金丹绘图,在中洲的南端,隔着重洋,应该是还有一片大陆才对……也即是原本的南荒。
曾经的南荒应该是与中洲相连,而那枚天降陨星则是掉落在南荒靠近大西洲的地方。
通过他对如今地脉的感知与认知,他能够推测出那一下撞击可以说是撞碎了整个世界的陆地板块,使得南荒一下脱离了中洲的联系飘入南部海域之中,而大西洲则是想板块裂隙处滑落。
但他遍寻大衍学宫的资料,却并没有发现对于如今南荒相关的任何信息……须知大西洲的遗民都还在中洲活跃着,而尚未沉没的南荒没有理由什么消息都没有。
“冥渊大劫,将始于南荒……”苏礼神色莫名地嘀咕了一句,表情有些茫然,却是仿佛一个预言者一般做出了一个预言。
但是他知道这个猜测没有任何神秘气息,全是他通过自己所学所思做出的一个最可能的猜测。
他现在极想要去中洲之南看看,看看那中洲南部海岸是否有冥渊的动静在……
只是中洲南端是在什么样的势力掌控之下呢?
说来也是有趣,这中洲的北方大小势力林立,但却主体是在乾荒大教的势力之下。
而中洲西方则是魔修聚集的地方,绝大多数魔修都会在西方建立自己的势力……他们这算是抱团取暖抵抗中洲正道的攻击,但实际上他们内部自己的倾轧却一点也不轻松。
中洲东方此前一直没有什么强势的势力占据,譬如云小梅所在的近天原云家就已经算是一方大族……而东部地区则基本都是由类似的大族散布,相比之下并无强势势力统合。
中心的昆仑山地区就不用多说了,大衍学宫坐镇中心算是整个中洲所公认的最强势力。
最后中洲南部地区,却是几乎由一个名为‘阳教’的大型教派所控制。
这个‘阳教’十分强大神秘,虽然阳神真仙的总数不如大衍学宫,但是摆在明面上经常活动的真仙也有四人。
根据大衍学宫方面的推测,这个传承同样悠久的阳教应该还至少有一名修炼古法的护道人存世……
也就是说,这阳教光是上层武力就已经是仅次于大衍学宫了,而其下诸多门人弟子无数,可以说是这中洲实质上的第一势力。
只是他们没有大衍学宫的超然地位,始终只是偏安一隅也十分低调,也不知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说起来,这种做法几乎是相当于将中洲的南部广袤地区从中洲版图上给割裂了开来,而日常中洲人谈论起来的时候也几乎都会把那南部地区给排除在外。
这是一种万年前就形成了的格局,所以如今的修士们对此也并无多少抵触。
但是苏礼却知道这很不正常,因为理应存在的南荒,以及不应彻底消失的南荒信息……
他觉得这南部的阳教很可能存在问题……只是如今剑崖教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中洲北部占据了大片地区的老仇人乾荒大教身上。
南方阳教只要不自己招惹上来,他们完全可以不予理会。
只是苏礼依然很在意……原本他对这世间的世事变迁是持以一种十分被动的态度,也就是他们不来找事情他也一般不会去招惹人家。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他乃至整个世界都迟早要面对一场大浩劫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可爱的弟子北光就是那应劫之人。而他的剑崖教,则是东洲的应劫之势力。
这是注定了无法逃避的事情,那么还不如迎上去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心中想着该如何与阳教接触的事情,他笃定这阳教之中必然有着关于南荒大陆以及冥渊的情报。
苏礼想了想没有马上就去进行这次行程,毕竟对于现在的剑崖教来说真正的大事还是征讨乾荒大教。
当年乾荒暗算剑宗,那可就是不死不休的大仇了。
虽然先前剑崖教已经端掉了极北的乾荒祖地并且将之变成了自己的势力,但是剑崖复仇,那向来都是有始无终的!
而在得知了乾荒大教的情报之后,其实在剑崖教内关于大衍学宫的道藏典籍都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他们是剑修教派,有剑练有架打就可以了,那些底蕴什么的……架打得多了不就都有了?废那抄书的功夫干什么?
……绝大多数剑崖门人都是这个心态。
唯一让苏礼觉得欣慰的是,至少他的师叔景晨不是这么想的。
景晨很耐得住性子,正认认真真地誊抄着大衍书录中的经卷,同时也是以惊人的悟性在不断地学习着。
想必在一段时间之后,他就会成为剑崖教最博学的那个吧。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能红袖添香又举案齐眉,这还真是令人羡慕的……
而就在苏礼分析着当前局势的时候,他的神魂就已经不由自主地沉入了丹田之中,眼看就要沉入了金丹内……
苏礼猛地惊醒连忙压抑自己的神魂不要乱动……他总算是知道自己师祖蘅玉仙子压制不住修为时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了。
此时他的金丹无比凝实,相当于是成为了他身体的‘质心’。一切的一切都以金丹为核心运行,就连神魂也会不由自主地被牵引着往里面钻……
当然,就算如此苏礼也是可以继续压制修为熬下去的。
可问题是他现在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压制修为?
只是想起了蘅玉仙子在渡劫成婴之前通知了诸多门人弟子以及相关之人一同管理,所以苏礼觉得做人应当要有些仪式感,他或许可以等到他的弟子回来之后也广发请帖,邀请众人来观礼一番?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现在教内元婴并不稀奇,连渡劫成婴都要广邀好友来观礼,那么也太高调了一些吧……
他失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就结束了闭关走了出来。
随后他发现,自己闭关的那土屋之外,竟然是成了一片郁郁葱葱的灵田!
你肉眼可见的天地元气在田间流淌着,一株株嫩芽小草在天地元气中抽着枝条……他在闭关之前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吧唧~”
他的脚背感觉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低头看去,却见那是脸上皱巴巴仿佛个小老头一样的参娃……
这参娃正坐在地上发懵,而它的旁边则是那芝马四脚朝天不停得蹬腿……
“你们两个怎么跑这边来了?”苏礼惊讶地问。
在这时海棠却是骑着肉肠一路飞奔跑了过来,然后连人带狗一起扑到了苏礼的怀里……
她高兴极了,原本她一个人还得要注意矜持,但是被肉肠带着一起扑就不一样了……所以她和肉肠的关系也可好了。
不过很快她就平复了心情,坐在苏礼的肩膀上说道:“因为你们剑崖教不是要将接下来的重心调整到攻略中洲北部的乾荒大教嘛,结果西秦北地的东犄山别院那边就冷清了下来,没有弟子替你照顾那边的灵田了。”
“所以妾身将那边的东西都打包带过来啦……”
苏礼听着就觉得有些愣神,果然左右打量一下,发现这灵田里长着的似乎都是萝卜……
鬼宅阴夫
脚下的小嫩叶忽然颤抖了一下,然后猛地从地里钻出了那白白胖胖的一大团……果然是这些被切了一半身子又长回来了的萝卜精啊!
只是这次苏礼的愣神时间有些长了,长得有些不正常。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海棠连忙揪着苏礼的耳垂大声喊了两下,这才将他的神魂给唤了回来。
“郎君你这是……”海棠有些看不明白。因为她的修行之路从没有经历过苏礼这样的阶段,所以一时间没认出来。
“境界有些压不住了……也不知道小光他什么时候能回来。”苏礼叹息了一声说道。
北光,已经在回来的路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