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1165、紀年法之爭推薦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原本以为赵国志找自己过来,是因为没有去见蓝山市南城分局的领导。
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自己反倒被南城分局的领导一阵赞扬。
见顾晨此刻还在思考,赵国志道:“怎么样?对这次去蓝山市办案,有什么心得体会没?”
“没有。”顾晨摇头。
“没有?”赵国志表情一呆,赶紧又道:“就没有一点想说的?”
“除了人员需要蓝山市同行们配合,其他都很正常,跟我们在江南市办案没有区别。”顾晨说。
赵国志眉头一蹙,也是见水杯放下,这才提醒着说:“我们现在关起门来,你可以这么说,但是去市里做报告,可不能随便乱说话。”
“还要去市里报告?”顾晨表示不解,不就是跨区办案吗?抓个飞贼而已。
见顾晨还不明白,赵国志又道:“这不一样,这次抓到的是飞贼刘,当年飞贼刘,可是让江南市警队颜面扫地,根本拿他没办法。”
“虽然他犯的都是一些偷窃罪,可社会影响极坏,对我们警方在老百姓心中的威信是个不小的打击。”
顿了顿,赵国志又道:“而且你要知道,当初因为外商的重要物件被飞贼刘盗窃,导致外商一气之下,将几十亿的投资放到隔壁兄弟城市。”
“为此,市领导将秦局骂得狗血淋头,这件事情,秦局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对飞贼刘的追捕行动,他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瞥了眼门口,见无人进来,赵国志这才靠近顾晨道:“顾晨,你要知道,秦局可能很快就要做江南市公安局局长了,这时候将这个让秦局恨得咬牙切齿的飞贼刘抓获,那可是大功一件啊。”
“就是以后我们芙蓉分局去市里开会,那也可以挺直腰杆,说话都能大上几个分贝。”
“可是,他刘远就是个贼,用得着这么夸张吗?还要去市局给秦局做报告?”顾晨感觉,会不会有些小题大做。
赵国志眉头一蹙:“你懂什么?抓到飞贼刘,等于震慑隐藏在江南市的所有小偷。”
“飞贼刘什么概念?是这些小偷的崇拜对象,现在飞贼刘被抓,震慑效果那是显而易见的。”
“我们江南市警方就是要告诉那些干违法勾当的家伙,不管你逃了多少年,哪怕10年,20年,我们江南市警方,一样可以有能力将你缉拿归案。”
“而且抓捕飞贼刘归案,也能起到很好的宣传效果,毕竟咱们归秦局领导,秦局当年被飞贼刘害惨,这次让飞贼刘栽到他手里,可以算是天道轮回了,得好好宣传。”
“就是要让江南市市民都知道,当年那个祸害一方的飞贼刘,终于在秦局的英明领导下,由我们江南市芙蓉分局刑侦队,在蓝山市南城分局的同行配合下抓获,这就是一条振奋人心的新闻素材,不宣传太可惜了。”
“可是……”
见赵国志欣喜万分,顾晨却犹豫了起来。
赵国志见顾晨有些顾虑,忙问道:“怎么了顾晨?抓到飞贼刘,你功劳最大,可你怎么还板着个脸?”
“赵局,是这样的。”顾晨也不好不说,只能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告知道:“我答应过刘远,替他保守秘密,暂时不让他女儿刘敏知道他就是飞贼刘的事情。”
“而且我们在抓捕飞贼刘刘远归案的时候,他给女儿的留言是,去外地一个老朋友那里住上一段时日。”
艾泽拉斯的奥术师
“可现在我们在江南市这边大肆宣传,那要是被蓝山市的刘敏看见,那岂不是我们言而无信?”
“你怎么会跟这个飞贼刘达成这种口头协议?”赵国志闻言顾晨说辞,也有些不敢相信。
顾晨则是解释说:“因为他答应交代所有罪责,积极配合我们做调查,因为刘远已经认罪,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女儿刘敏好好生活,他不想因为自己飞贼刘的身份而让女儿刘敏被人歧视,就这么简单。”
顾晨话音落下,现场忽然安静下来。
赵国志眉头一蹙,也是起身来到窗边,双手负背看向窗外。
片刻之后,赵国志还是回过身道:“虽然情理上说,我们确实应该尊重刘远,但是法理上说,他曾经给我们江南市的老百姓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
“于公于私,我们都应该给江南市的老百姓们一个交代,至少告诉他们,当年那个祸害江南市的飞贼刘,我们已经抓到了,任何干违法乱纪的人,我们都将追查到底,绝不姑息,这是底线,也是责任。”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赵国志又道:“至于你说的这个情况,我们倒是可以妥善处理一下。”
“既然你也说了,刘远的女儿刘敏,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就是飞贼刘。”
“那我们在宣传方面,就以飞贼刘为他的身份,保护他的正常姓名,还有,所有在媒体上发布的关于刘远的头像,都必须打上马赛克,你觉得这样行吗?”
“可是,就不能低调点吗?”顾晨其实并不想过度曝光飞贼刘。
但同时顾晨也清楚,抓捕到飞贼刘,宣传是很有必要,可这样一来,很大概率还是容易被刘敏知道。
顾晨不懂什么叫做宣传正确,但也尊重与刘远达成的协议。
见顾晨有心理负担,赵国志安慰道:“顾晨,你还是太年轻了,有时候,你也必须要让上头知道你在干什么?”
“你别看我们芙蓉分局工作效率高,但宣传实在太少。”
“你再看看其他兄弟单位,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要大肆宣传一番,生怕市局领导看不见自己在努力工作似的。”
“我以为,这些分局单位当中,我们芙蓉分局算是比较低调了,但是这件事情,没商量,就按我说的办,这件事情也交给我来处理,不会让你很为难的。”
听闻赵国志说辞,顾晨也不好再说什么。
毕竟,必要的宣传,也是警队文化的一种展示,也可以极大的提升江南市警队的士气。
赵国志既然这么说了,相比分寸他应该清楚。
两人简单的在办公室里闲聊了几句,顾晨大概也清楚,明天,自己将跟赵国志一道,去市局开会。
之后关于飞贼刘被抓的消息,也将正式公布出去。
离开局长办公室,顾晨直接去往芙蓉分局食堂。
此时此刻,聂师傅、康师傅正和大家一道,围在一起聊天说地。
见顾晨最后过来,聂师傅也是心疼道:“顾晨,快过来吃饭吧,再不吃饭,饭菜都凉了。”
“谢谢聂师傅。”见老聂同志以及将自己的饭菜打好,端在餐桌上,顾晨也是道一声谢。
卢薇薇赶紧将自己身边座位上的包包拿起,拍上几下道:“顾师弟坐这里。”
“谢谢。”顾晨坐下之后,热菜热饭也端了过来。
顾晨拿起碗筷便开始享用起来。
丁亮瞥了眼顾晨,忙问道:“对了顾晨,赵局找你过去做什么?”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没什么。”顾晨忙扒几口饭,这才说道:“是关于飞贼刘被捕之后,去市局做报告的事情。”
“还要去市局做报告啊?”闻言顾晨说辞,卢薇薇有些不可置信。
王警官嘿笑着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飞贼刘,那当年可把咱江南市警队给害惨了,最惨的是秦局,当初就是因为飞贼刘的事情,被市领导臭骂,这事我至今还记得。”
“没错,这事我也知道。”聂师傅喝着自己手中的啤酒,也是淡笑着说道:“秦局因为这件事,郁闷了很久,但飞贼刘实在太狡猾,这家伙简直跟泥鳅一样,很难抓呀。”
“秦局组织人员,调查多年都找不到他,肺都快气炸了。”
“这好歹是你们把飞贼刘给抓了,这时候去市局做报告,我觉得时机正好。”
左右看了看周边情况,见周围无人,聂师傅这才靠近大家,小声点道:“而且听说,警局马上就要当上江南市公安局局长了,你们这时候抓到飞贼刘,简直就是给他献礼了,这也算是在他的领导下,又一项业绩啊。”
“对呀,听说可能还要在市里大肆宣传一番,毕竟飞贼刘被抓,这可是大好事啊,老百姓巴不得多看到这类新闻呢。”康师傅说。
“顾晨,了不起啊。”看着顾晨吃饭的模样,聂师傅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顾晨一口饭菜塞入嘴中,这才淡笑着回道:“其实也没什么,纯属运气。”
“只是为这个飞贼刘感到不值,毕竟他已经10年没有作案了,就因为当初有把柄落在别人手里,10年后复出,想着做完最后一单,可没想到,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我们完全掌握。”
“那也是你们指挥有方,否则这飞贼刘,还得销声匿迹不可。”康师傅说。
王警官倒是摆摆右手:“这个还不是主要的,我们能找到他,主要还是得益于偷走消防车的飞贼老章。”
“可以说,没有飞贼老章,我们还找不到飞贼刘呢。”
“所以猪队友真的很可怕对吗?”卢薇薇嗤笑着说。
整个食堂内,顿时笑声一片。
聂师傅也是感慨的笑笑:“其实,大部分偷窃者,都是懒于工作,都想来钱快,不劳而获。”
“可毕竟天底下最赚钱的一些行业,都在刑法里写着,还是老老实实的赚钱,想歪门邪道,那只有牢底坐穿。”
“可不是吗?”丁亮也是赞同的道:“很多人都想着躺着就能赚钱,哪有那么简单?我倒是怀念高中时期,那时候钱是够花的,就是觉不够睡。”
“而大学的时候是觉不够睡,钱不够花,可现在出来上班就牛了,是既钱不够花,觉也不够睡呀。”
“哈哈。”听着丁亮打趣的自嘲,卢薇薇也忍不住道:“我现在对自己暴富是没报任何希望了,我只希望身边的朋友,有钱了不要忘记我就行了。”
“想什么呢卢薇薇?”王警官吃着菜肴,也是不由分说道:“我到现在身边都没有几个有钱的朋友,话说你们能不能争口气啊?”
“做警察就别指望有钱了。”聂师傅也是提醒着说:“这不,渝市警队的大领导就被抓了,所以该怎么做,你们自己可要想清楚。”
“呵呵,也就随便说说。”丁亮喝着紫菜蛋汤,也是调侃着道:“像前两天,我一兄弟失恋了,我就去安慰他,我说不要难过了,有点出息,等你以后有钱了,你什么样的女人都能得到,我还吹牛说我是过来人。”
“那他怎么说?”顾晨问。
“他?害!别提了。”丁亮摇了摇脑袋,也是躺靠在座椅上:“他哭着说我骗他,说从来没见过你有钱,你算哪门子过来人?”
“太扎心了。”康师傅摇了摇头,笑孜孜道:“看来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你就是推磨的鬼啊。”
“钱乃身外之物,有道理。”王警官吃完最后一口,这才放下碗筷道:“所以都在别人口袋里,当然是身外之物了。”
大家相互看看彼此,也是噗笑一声。
结束了芙蓉分局食堂的用餐。
大家闲聊了一会,来到芙蓉分局附近的小路上散步。
主要是消化晚餐,释放压力。
由于天气寒冷,路上的行人并不多,许多人都猫在街边饭馆,聊天说地。
丁亮也难得跟在大家一起,平时只有和黄尊龙这个好基友在一起,如今跟着顾晨,大家有说有笑,来到附近一家餐馆外头。
可此时的餐馆内,一伙人围在一起,似乎在动手推搡。
几人的动作弧度似乎有点大的样子。
“什么情况啊?”丁亮隔着饭店玻璃,颇为好奇道。
“喝酒打架呗,见怪不怪。”王警官对于这种事情见得太多,只要双方在可控范围内,自己便也懒得出手。
可刚想着对方只是相互推搡几下,可没想到,几人竟然开始动拳。
顿时餐馆内一阵混乱,几张餐桌被挤开,几只杯子掉落在地上。
两拨人拳脚相加,似乎都要制服对方的意思。
见参观内还有老外在参与,顾晨意识到情况似乎没那么简单,于是赶紧拉开餐馆大门,走进去制止道:“都不要再打了,全部散开。”
“所有人,现在立卡马上,把你们的身份证都给我拿出来。”
也许是被顾晨这一声吆喝给吓住,顿时先前还在推搡打架的几人,这才赶紧制止了行动。
老板见丁亮穿着警服,而其他人都是跟着丁亮一起过来,且各个人高马大,想必应该是警察。
于是赶紧向顾晨诉苦道:“小兄弟,你们是警察?”
“没错。”顾晨点头应道。
“那太好了,赶紧把这帮人拖走吧。”看着地上摔碎的杯子和碗,老板顿时一阵心疼。
顾晨忙问道:“这些人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呀。”老板瞥了眼两拨人,也是不由分说道:“先前两拨人吃饭还好好的,可结果没过多久,突然就吵上了。”
“原本我以为两拨人吵吵架也就是了,可没想到,这两拨人竟然还打上了。”
“打架可不允许啊。”王警官走到众人中间,看着两拨人的面孔,大概也清楚了现场清理。
打架一方是外国人,而另一方为中国人。
此时此刻,两方人员的脸上似乎都有伤,每个人看对方的眼神都格外犀利。
王警官问:“你们到底为什么打架?”
“我来说。”一名短发中年男子道:“这老外说我们的不是,真是把我给气得够呛的,这家伙特别的傲。”
“要不是我修养好,估计他现在就应该在医院里躺着。”
“就是,这种人就应该躺在医院里。”
“你们说什么?”
“你们才应该躺在医院里。”
……
两拨人刚消停没多久,顿时又开始吵闹起来。
顾晨则是再次制止道:“大家都别吵了,有话慢慢说。”
走到刚才那名短发男子的面前,顾晨指着他道:“你先说,把问题来龙去脉讲清楚。”
“是,警察同志。”见警察来处理,短发男子也不客气,指着一名高鼻梁白人老外道:“这家伙满嘴胡说八道,我跟朋友们在聊天,他倒好,我们说一句他怼一句,没头没脑的。”
抬头看着顾晨,短发男子又道:“警察同志,你猜他跟我说什么?”
“他跟你说什么啦?”顾晨问。
短发男子一脸不屑:“这老外说,不管我们的文化有多少年,都不如他们。”
“因为咱们现在用的阳历纪年法,是他们西方人发明的,而那个是从他们信仰的生日开始算的。”
“他说我们就没有自己的阳历,只有农历,所以我们的文化就是没有他们强。”
“我们几个一听,嘿,这孙子找茬吧?就没见过这么找事的,跟他立论几句,他竟然向我吐口水?这就是所谓的文明绅士?”
“你可不是绅士。”白人老外中文说的还可以,直接蔑视众人道:“我说你们中国文化不如我们西方怎么了?这是事实,全世界都在启用我们的阳历纪年法,我说的又没错?”
“你说的可不全对。”见老外似乎有些嚣张的样子,顾晨则直接反怼了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