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我有一座藏武樓 紫衣居士-第七百五十章 謝峯的膽寒閲讀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我有一座藏武楼
略显空旷沉寂的大街上,行人寥寥,两侧商家店铺生意清冷。
谢峰小心恭谨的走在段毅前面一个身位的距离,作为引路人,引导两人迈进的方向。
同时,应付段毅嘴里时不时冒出来的疑问。
问题其实没多少犯忌讳的内容,大多是关于河阴县,白莲教,端王这三者的,毕竟段毅离开一段时间,对现在的河阴县很是陌生。
至于对镇北王府本身的动向,段毅则很少询问关注,似乎并不在意。
走到一个拐角的时候,街边一个正在摆摊等候客人上门的小贩突然窜到段毅和谢峰的身边,面无表情,冷冷的盯着谢峰。
他手掌中骤然旋出一柄寒光四射的匕首,划出一道狠辣的弧线,刺向谢峰的胸口。
匕首的锋刃上,似乎藏了一条吞云吐雾的龙蛇,将四周的空气都吸入其中。
没有闹出丝毫的动静,似乎封住了人的触觉,听觉一般,若不是能看到他的异样,几乎不能发现他这快如闪电的动作。
此人出手狠辣无比,而又迅捷如风,杀气藏而不漏,一旦出手,便是倾尽全力,石破天惊的一击,目的只有一个,杀掉谢峰。
谢峰大脑空白,身体僵硬,体内的真气也宛若四海,没有波澜。
他虽然是王府侍卫统领,武功处在一流之间,但这个刺客本身就是一流中比较上乘的强手,还精通刺杀之术,以有心算无心,打了谢峰一个措手不及,让他根本来不及反应,防范,更遑论反击了。
眼看谢峰就要死在这个不知来历的杀手手上时,段毅动了,动的很不明显。
只见他身体站在原处,纹丝不动,只是手臂咔咔咔的几声脆响后,突然伸长了半尺多长,宛若蟒蛇一般,角度刁钻的插入在匕首和谢峰的胸膛当中。
白皙而又修长的手掌精准无比的握在当空刺来的匕首上,肉身颤动,罡气外涌,经过上百次的搅缠,涡旋如潮水暗流。
手掌与匕首接触的瞬间,发出滋啦啦的金属割滑之声,有火星迸溅,格外瞩目。
随即,段毅以血肉之躯,硬生生将这坚固,锋利的匕首崩断,发出咯嘣的一声。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我有一座藏武樓 起點-第七百五十章 謝峯的膽寒推薦
崩断匕首的同时,手如穿花,反手投掷出去,咚的一声闷响,。
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有一座藏武樓 txt-第七百五十章 謝峯的膽寒分享
那假扮成摆摊的刺客被带飞半尺多远,鲜血抛洒一空,死寂,空洞的眼神多了一分亮彩,无比惊讶的看向段毅。
他根本没有料想到,毫无反击之力的谢峰竟然会被人救下,还是以这种轻描淡写,无比自然的方式,此人的武功纵未无敌,怕也差之不远了。
因为那凌厉,凶悍的一刺,在偷袭的情况下,就连超一流高手也能轻松刺杀。
段毅伸长的手臂骨骼内缩,关节重新接洽,微微晃了晃,甩了甩,笑道,
“你的武功不错,而且久经训练,专职刺杀之术。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討論-第七百五十章 謝峯的膽寒看書
,说出是谁派你来的,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相比起段毅的淡定,从容,一向颇为沉稳的谢峰却是丢了魂一样,冷汗直冒,眼神呆滞,有点没反应过来。
他根本未曾想到,有人会在这样一个地方,设下埋伏,要杀的还不是段毅,而是他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侍卫统领。
幕后的黑手是谁?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莫非得罪了什么人吗?
熱門都市言情 我有一座藏武樓討論-第七百五十章 謝峯的膽寒看書
种种疑问盘亘在心中,谢峰很快压下自己的异样情绪,很是感激的冲着段毅道谢,若不是这位世子出手,他必死无疑。
段毅摆摆手,示意谢峰不必道谢,依然将注意力放在不说话,沉默以对的刺客身上。
“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出一些,他应该不止派你来,说不定他自己就在这附近,为的或许是要杀我,或许只是想见见我,对吗?”
段毅这一番话,当真是惊得刺客有些失神,随即反应过来什么,眼神中闪过一道凶戾的精光,狠狠咬破嘴里的毒囊。
不过短短一息时间,毒囊被咬破的刺客浑身便如同从污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发黑,泛着恶臭,死的干干净净。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其所用毒药毒性之猛烈,简直骇人听闻,连段毅也不禁有些色变。
“这,好凶悍的死士,从头到尾一言不发,一旦失败,就是死。”
谢峰只觉一股寒气直通天灵,这可是比他还要强一些的高手,竟然被豢养成死士,说自杀就自杀。
这背后的人该有多大的势力,对方绝对有更大的阴谋,而不单单只是为了杀他这么一个小人物。
当然,他也听到了段毅刚刚的一番话,似乎这刺客其实最终的目标还是段毅,只是他的死成了某个计划的一环。
“世子,这?”
谢峰刚想说些什么,就被段毅伸手打断,冲着他摇头说道,
“你不要多问,老老实实的待在这,不要动,暂时应该不会有危险。
等我去找背后的人谈一谈,相信事情会有一个结果的。”
说罢,段毅身法一动,原地幻出一个残影。
等到残影消失,方才激起一阵狂风,谢峰眼前已经不见了他的影子,不禁有些懊恼和担忧。
懊恼自己怎么不多注意一下四周的环境,担忧段毅去见那个派出刺客的黑手,会有危险。
谢峰虽然是侍卫统领,对王府忠心耿耿,但终究没有被完全洗脑。
段毅对他有救命之恩,谢峰对这一点铭感于心,自然不会忘记,也不希望段毅遭遇到什么大的危险。
“究竟是怎么回事?莫非有人知道王爷要和世子相见,所以故意破坏?”
这想法的思路是对的,可惜谢峰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卫,了解信息太少,只能干巴巴的站在街角等候。
而更可怕的是,虽然街上还有一些来往行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
甚至商家店铺还有伙计靠门站着,但偏偏没一个人觉得多了一具尸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别说报官,连惊慌害怕的大吼大叫都没有。
看起来,死的不是一个人,而只是一条狗。
这更让谢峰胆寒,普通百姓哪里有这样的胆识,恐怕行人全都是类似刺客的存在。
而两侧商家,也早就被人给掉包了。
“城中竟然还有比我镇北王府还要更强大的势力,究竟是谁?”
谢峰心里不禁多出一个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