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思考看書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试验场中分布各处的玄奥复杂符文共同运转着,魔力在开阔的空间中震荡,所发出的低沉共鸣声仿佛带着某种风铃般的悦耳感——至少对于完全沉浸在魔法与知识中的温莎·玛佩尔而言,这种魔力与空气之间的共鸣声绝对是世界上最悦耳动听的旋律。
一边听着助手的汇报,她一边看向那些正在稳定运转的石碑、水晶和金属符文节点,这些东西汇聚了提丰帝国最顶尖的魔法技艺,甚至可以说是整个洛伦大陆所有凡人族群在魔法领域的顶点,理所当然的,维持这些东西运转的耗资也异常惊人,而这些耗费巨大人力物力建造起来的装置在这里只有一个作用:揭开神明力量的面纱。
“指向性共鸣确实存在……而且会在高强度的奥术回流中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可控性……”这位史上最年轻的传奇法师轻声打破了沉默,仿佛是在自言自语,“所以,陛下从神之眼那里推测出的理论是正确的……神明和神国本质上是同一种东西,它们都是凡人思潮塑造的结果,从某种角度看,它们呈现出‘连续性’……”
“凡人在思潮中描述了神,所以神诞生了,凡人又根据最原始的神明概念创造出了‘神国’或‘天国’,于是对应的神国和天国也就诞生了,这种创造具备一致性、连续性,而根据我们最新的理论,思潮在创造过程中的一致性,就会演变为神明的一致性,这是符合逻辑的,”身穿深蓝色金纹法袍的法师助手点点头,语气严肃地说道,“将这个理论进一步扩展,我们可以认为神明身上脱落的碎片其实就是神国的碎片,而这些碎片在某个超出常识的‘维度上’……会长久地保持联系。”
“我想我们已经通过实验确认了这种‘联系’,”温莎·玛佩尔沉声说道,“现在的关键是,这种联系有什么用。”
“……近期的研究显示,在战神陨落之后,战神的神国并没有直接消失,”助手一脸肃然,“但我们观察到那些碎片之间的联系有呈现出衰退的迹象,这或许说明它们所指向的‘神国’正处于某种缓慢、持续的崩溃状态。这个过程大概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温莎看了这名助手一眼,语气平静地说道:“所以,如果我们想做点什么大胆的事情,现在还有时间,是这个意思么?”
“这个问题应该由您来判断,”助手低下头,“我只是提出意见。”
“不,这个问题应该由更高一层的人去判断,由联盟的领袖们,”温莎慢慢摇了摇头,“把这里的情况汇总报告给我们的陛下吧,他想必会做出最恰当的决定的。”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黎明之劍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思考閲讀
……
黑曜石宫,位于顶层的华丽书房内,正在批阅文件的罗塞塔·奥古斯都突然叹了口气,露出有些无奈的表情,正坐在一旁帮忙处理公文的玛蒂尔达公主立刻抬起头,有些好奇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您遇上什么烦心事了么?”
“倒也算不上什么烦心事……只是让我有点哭笑不得,”这位提丰的统治者扯了扯嘴角,有些无奈地摇着头,“塞西尔发给我们的那些‘神秘文字’,现在已经逐步向外公开,响应‘招募’的人非常非常多,但结果可不怎么让人满意。根据主管大臣的汇报,目前收集到的第一批反馈简直五花八门,太多报名者已经不只是‘业余爱好者’能形容的了……从读了半本书就敢应招的‘酒馆学者’,到拿着毫无魔力的水晶球在街头招摇撞骗的‘神秘学家’,甚至还有做了个怪梦就宣布自己受到神启,非要跑来凑热闹的村汉……”
说到这里,罗塞塔再次叹了口气,哭笑不得地摇着头:“主管大臣富尔顿先生尽最大可能委婉、谨慎地说明了他那边遇到的情况,但我完全能想象到这有多混乱。或许我们从一开始就该预料到这种局面,在筛选的时候多设置一些门槛,或者再多安排几级负责处理此事的官员……”
玛蒂尔达听着自己父亲所描述的情况,表情呆滞了一下,很快便跟着抽了一下嘴角:“这……倒有点在我们意料之外了。”
“塞西尔那边恐怕也是差不多的情况——我们都低估了那些‘民间专业人士’在面对一个他们所不了解的问题时所爆发出的热情,”罗塞塔摇了摇头,“我们本希望通过集思广益的办法来寻找破解这些符号的线索,现在却要花出好几倍的精力来面对那些骗子、神棍、懒汉以及精神病人了……”
玛蒂尔达听着,却在短暂思索之后慢慢摇了摇头:“我倒是有和您不一样的看法——这些神秘的符号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难题,您口中那些‘民间专业人士’或许确实不了解它们,但实际上皇家法师协会和工造协会里那些真正的学者们对那些符号也是一头雾水。我们目前已知的所有文字或密码规律对那些符号都不适用,所以从某种意义上……大家都站在同一起跑线。
“‘民间专业人士’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看上去很不靠谱,但万一……运气真的碰上了呢?”
罗塞塔的目光落在玛蒂尔达身上,看了好几秒钟之后才叹了口气:“你倒是比我想象的乐观,孩子,但我可不认为这种学术性的东西会像你说的那样发展。”
玛蒂尔达笑了笑,并没有立刻回答什么,她只是突然很专注地看着罗塞塔的面孔,就仿佛突然发现了什么一般看得十分认真,有一丝温暖的笑意从她眼底浮现出来,这让罗塞塔不由得皱了下眉毛:“为何突然这样看着你的父亲?”
“您现在经常会笑了,”玛蒂尔达的语气中有一些开心,“不但会笑,也会很直接地表达出无奈和气恼——虽然您在正式场合的时候还是总板着脸。”
罗塞塔没想到玛蒂尔达在想的是这个,他怔了一下,随后表情渐渐放松下来——那张在二十余年时光中一度变得坚硬、冰冷的面孔如今重新带上了血肉的温暖,尽管他本身的气质仍然让这幅面孔看上去有些严肃吓人,但他知道,敏锐的女儿可以从这幅面孔的细节中看出自己的一切变化。
他在玛蒂尔达面前终于更像个父亲,而不是一个正逐渐走向末路的象征符号了。
罗塞塔笑了笑,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而是重新谈论起那些符号,以及塞西尔正在进行的那个“聆听计划”:“现在有很多学者被塞西尔人的发现所震动,思路较为灵活的人如今都有差不多的想法:我们这颗星球之外另有众生,这也和高文·塞西尔在上次内线联络中与我们透露的情报相一致。在这件事上,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你如何看待那个发出信号的文明?你认为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才发送这些东西的?你认为他们友善么?”
玛蒂尔达垂下眼皮,在思索中慢慢说道:“他们发来的东西都是极其基础的‘数学语言’,这些数学语言并非高深艰涩的知识,而是只要能发展出一定文明的族群就能看懂的东西,所以我和高文·塞西尔陛下的看法一致:这些资料唯一的目的就是‘自我介绍’,是为了说明自己是一个智慧族群,且有着一套数学认知——而只要我们所生存的这个世界在基础法则上是一致且均匀的,那么这套‘数学认知’就是个永远通用的标尺和名片。
“至于这个发出信号的文明到底友善不友善……其实我认为这个问题反而不重要。在我们甚至无法触碰到对方,对方底细又完全未知的情况下,我们就得从‘极恶’到‘极善’都做好心理准备。比起这个问题,其实我更希望能尽快确认那个文明离我们到底有多远。”
罗塞塔沉吟片刻,轻声说道:“多远啊……用星相学家们的术语来说,不论多远,那可都是一个‘天文距离’……”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看文基地】,可以领888红包!
超棒的都市小说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思考相伴
……
塞西尔帝国,魔能技术研究所,一处大型奥术洪流实验室中,卡迈尔正静静地漂浮在一个人工元素池的正上方。
那大型元素池周围的金属约束环上闪烁着淡蓝色的符文光芒,又有两根由水晶铸造而成的、直径一米左右的魔力导管伫立在元素池的两边,导管中有刺眼的纯净奥术能量喷薄而出,如一道笔直的焰流般连接着地板和屋顶——这些强大的能量共同作用着,最终在元素池上方的空气中形成了一个强大的能量场,卡迈尔便漂浮在这个能量场的正中央,他身上的符文护甲片熠熠生辉,构成其躯体的奥术能量缓缓流淌,一道道细碎的闪电不断从他体表迸发出来,和空气中的奥术能量进行着沟通和交换。
这位奥术大师其实并没有在进行什么精密的魔法实验,他只是在思考,借助奥术共鸣的力量让自己“活跃起来”,好进入某种“思维超载”的状态。
按照陛下所发明出来的古怪词汇来讲,这叫“超频”。
在“超频”状态下,卡迈尔的思维效率大大提高,一个个想法的闪现和连接也变得迅速、敏锐起来,然而即便如此,他仍然感觉自己的思维速度不够快,或者说……无法处理那些过于庞大和具备刺激性的“震撼消息”。
他在回忆前不久高文所举办的那场会议,那场召集了所有大师级学者,在短短半天的议程中便颠覆了所有人三观的会议,他在回忆那场会议上公布的东西,那些关于魔潮,关于神明的“闭环系统”,以及关于群星中那些生死明灭的文明灯火的信息。
据说,那些信息来自龙神古老的记忆,一个知晓世间最多秘密,而且如今已经彻底摆脱了束缚的神明,因此有着极高的可信度——卡迈尔丝毫不怀疑陛下对此的判断,而正是因为如此深信不疑,他才被那些信息搞的心绪不宁,甚至感觉自己的奥术之躯都因过于活跃的思考过程而沸腾起来。
“思维超载”的状态又持续了一会,元素池中涌动的火花渐渐平息下去,两侧能量导管中明亮的焰流也终于逐渐回归暗淡,卡迈尔慢慢从活跃的能量场中脱离,看着自己身上那些跳跃的细碎电光逐一和空气中跳跃的火花断开连接,这位古代奥术大师轻轻舒了口气。
这时候,他才突然感知到附近的气息,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很少看到你会发呆这么长时间啊。”
“陛下?”卡迈尔有些惊愕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到高文正站在实验室的门口笑着看向自己,他顿时有点慌乱,“啊,抱歉,我刚才太过沉浸,没有注意到您……”
“不碍事,我只是过来看看,”高文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向着卡迈尔走去,“倒是你,看上去还没从前些日子得知的那些情报中缓过来呢?”
“……抱歉,”卡迈尔有些惭愧地叹了口气,“或许是生命形态的限制,思维和情绪层面的波动对我的影响要远远大于那些拥有血肉之躯的普通人。我花了更多的时间来调整自己的状态,但现在看来我的状态还是没完全回来。”
“我能理解,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轻易接受‘世界真相’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尤其是当这些真相和我们的习惯认知背道而驰的时候更是如此,”高文本想拍拍卡迈尔的肩膀,但在发现对方没有肩膀只有一堆闪烁的火花之后,他只是拍了拍对方胳膊位置的符文护甲片,“当我知道魔潮的本质是什么的时候,我也感觉自己的认知都整个被重建了一次。”
“错位的观察者……魔潮的本质确实令人震惊,也让我们此前的许多研究不得不重头开始,”卡迈尔体内发出嗡嗡的声音,嗓音显得十分低沉,“但比起魔潮的本质,真正让我难以平静的其实还是那些曾在星空间回响,如今却一个个熄灭了的信号……”
“那些信号……”高文捏着下巴,不禁重复了一句。
“每一个信号背后,都是一个和我们一样发达,甚至更加发达的文明,而信号的每一次熄灭,都意味着一个和我们一样存在智慧的族群最终倒在了‘晋升’的道路上。您所提及的那个‘大过滤器’是真实存在的,它就如一道天堑般横亘在星空中,想到这一点,谁又能平静下来呢?”
高文没有回答,因为在这一刻,他发现自己突然想明白了一件此前并未想通,甚至下意识忽略了许久的事情。
在这个世界,文明的演进速度和理论上的分布密度为何会远远高于他曾经生活的那个世界。